公開処刑

ケッ→ヒッ↑ヒッ↑フッ↓フッ↑
爱笑的男孩运气都不会太差
安清(♀)/清安♀
髭膝/一期三日
口味氢气,圈地自萌

【安清】颠倒梦想|短篇|完结

*毫无逻辑的伪科技出现,一如既往的各种秘制私设……

*主要剧情在清光侵入安定梦中的意识里进行

*安定暗堕描写有

*文笔是不存在的

*最后是he


1.无法醒来的付丧神

大和守安定毫无征兆地一睡不起,无法将其正常唤醒,对外界刺激失去所有反应,然而呼吸均匀,体温、心跳和血压一切正常。

药研藤四郎收起检查的医疗器械对加州清光交代完,示意自己要主公的房间汇报这里的情况。
“拜托了,求求主……想想人类的办法,一定要救救安定……”加州清光从未预料过从他口中会说出这样软弱的话。
“哎……”药研藤四郎凝重的回望“大将不会放弃任何一把刀,何况他看起来就像是平常一样睡着呢……”
加州清光看着轻睡姿态的梦中人,不禁拧紧眉头,开始有些懊悔对以往大和守安定每夜频频噩梦的轻视,以为多些时日便能自然而然的放下,就像他那样。
“混蛋!!”加州清光挥舞着拳头往自己脸上招呼,脑海响起都是曾经黑夜里听过的梦话和疯话,倾诉心结时浸出无限忧郁的那双蓝色眼睛,如今也是紧紧对他关上了交流的窗户,一时间心底顿生出无限悔意。
“安定……”他脸上火辣辣的疼,身体却发着冷,一双冰手摸着熟睡的脸庞自顾自问道:“你是做了什么好梦不愿醒来吗?”

整个本丸的刀都来探望了一遍,他们来了又回去,加州清光彻底感受了一回来自各方的安慰和鼓励,他有些恍惚,一张张或是关切或是遗憾的面孔变得模模糊糊。
“会好起来的……”

 “怎么会这样……”
“主和药研正在查资料……”
“……”
加州清光神情漠然望着被角发愣。

这种事情,安定以前也经历过吗……
那个时候。

“加州?”

“……”
“加州!!”

“啊、在!”

药研藤四郎这次回来手中多了一对线装的网状头套,加州清光第一次看到这样造型奇特的……电器?

“这是大将提供的仪器,命名为ITDD的试验产品,已经两天了大和守君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呢……所以,大将说实在不行试试这个。”他掏出说明书给加州清光。

“……IN THE DEEPDREAM?”

“人类最前沿的科技,虽然不知道作用在付丧神身上是否有效,用法是分别戴上后连接那根红线,启动开关,就会共享意识。”药研藤四郎挥舞了手中遥控器“不过,根据连线的接口排序具体位置……嗯……也是有主体意识和客体意识的区分。”

“也就是如果我和他戴上的话,我会作为客体意识进入安定的主体意识吗?”

“加州君,你很聪明,我检查过他的大脑皮层还在活跃,你进去一定能发现他的意识体……”

“然后……将他唤醒吗?”

“是的,个人意识体会产生分裂或者融合,可能是各种形式的,请不要大意,它们都是相连的,所以说加州君你千万小心,作为刀剑的意识体很大概率会自带一些攻击性,遇到这样的意识体希望你能尽量避免受伤……”

“受伤了会怎样……”加州清光捏紧了手中的说明纸。

“一切都是未知,所以说……”药研藤四郎深深地看向他疲倦的脸“加州君,状态不好的话请不要勉强。”

“……没问题”加州清光接过仪器“我定将安定带回……”

…… ……

——滴。

……仪器运作的亮灯已开启。

 

 

2.描绘出绝迹之物

无尽的下沉的黑暗中,远方渐渐浮现出的白色细线渐渐将逼近到加州清光面前,巨大的压迫感将他碾成碎片,在冰冷和麻痛中被揉碎的血肉破布般搅进了未知,在极致的晕眩中倒转、倒转再倒转。

随后轻飘飘降落在地面上,加州清光睁开酸涩的双眼,初生婴儿般的打量起四周:这是没有边界和日夜的纯白空间,没有一丝风,静谧得毫无生气。

这里就是安定的梦境中的意识空间吗?

干净到一尘不染。

高跟鞋踏在平整坚硬的地面上,清脆又单调地重复这里唯一的声音,加州清光警惕地四下观察,很快就侦查到在近乎虚无的苍茫雾霭中,唯一染上颜色的一角,像是座突兀地孤零零竖起的孤岛。

空荡的空间里回响起加州清光的步履声,越靠近那处雾气愈浓,加州清光眯起狭长的眼睛,握紧腰间的刀,踱着猫步小心靠近。

浓雾中的孤岛渐渐浮现出本貌,映入眼底的却是在加州清记忆深处的熟悉场景:建筑结构紧凑,庭院布置秀丽适宜的京都普通民居,正是八木家。大门前立着新造的“新选组屯所”牌匾,打磨得妥帖的板材在和煦的阳光下微微反光,目测这块牌子才安装上没两天。

加州清光轻声踏进院中,远远听到房屋那头模糊的谈话声,这里绿树浓荫,蝉鸣阵阵,他心中约摸推算了一下,这个空间追忆的时间线大概在“八月十八政变”之后,崭新的牌匾和此境夏末初秋的季节也吻合。

——文久三年的八月十八日政变中壬生浪士组由于保护将军有功被高度评价,朝廷赐名“新选组”。

此时的冲田总司还未身患重病,新选组在当次政变时的行动中崭露头角,逐步脱却乡下武士青涩的面孔,也就说,如今在大和守安定的意识中的此处,时间地点设定想必他打造出来心之所向的理想之地,而这里正是冲田总司健全之躯和新选组梦想起航的时空定格。

亦真亦假的幻境中加州清光绷紧的神经不敢松懈,巡视了一圈,可是除了房内寻常谈话声之外,附近安然悠闲的气氛让他稍微放松了警惕,他不禁驻足沉思起来:“安定……你想永远都留在这里吗……”

“谁?”推门被猛地拉开,“奇怪,明明有声音……”

“哈哈,大概是猫吧!”

是那个人的声音……!那随和亲切的声线充满了魔力一般将他的思绪拉回记忆深处:如同昨日才发生过,被他小心翼翼握在手中那般端详。。

——不好好修缮下次就会难用呢……

加州清光躲在灌丛里,等到门带上之后才钻出来,整理起刚才险些动摇的内心,心中无端升起一股自嘲:明明知道都是假的,原来还是会那样的在意啊。

随即站在门前,往室内望去,那人谈笑风生的模糊身影浅浅地印在拉门纸格上,他不禁摇头:此处如梦似幻却又一戳及破,这便是安定心底的最向往的景观吗?

不料在他思考的片刻,眼角滑过一只快速移动的黑影,一阵阴戾的阴风霎时便划破这里平和温暖的空气,近乎的飞一般地朝着庭院那头窜去,很快就消失在视野范围内。

果然这里看似平静的表面下暗藏了未知的危险!他快步追上,却发现那边一切正常,并无黑影的半点踪迹,不过他这次保持了十二分的警觉,以他良好的侦查能力很快就发现了端倪,水井边沿上有可疑的点滴状血迹,乍看并不起眼,暗色的血迹混在青苔里辨认不清,让他险些疏忽于此。

加州清光走上前去,越靠近便越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渐渐凝结,就算是刚刚耳边虚假的鸟叫与蝉鸣声也消失殆尽,他抱紧手臂拧紧眉头,安定会在这里吗?如此异常的气场让他的心愈发沉重。

用刀柄轻松挑开了井口的编织盖,黑洞洞的井口飙升出浓厚的血腥味呼呼涌进加州清光的鼻腔,他心中警铃大作,也不顾催吐的恶臭味冲上前扒着井沿大声呼唤道。

“安定……!!!”

“…………………………”

可他眼前哪有什么大和守安定,井内从最深处泛着幽幽红光,此处并非寻常井内构造,下方必定是别有洞天,这浮动的暗红色光斑看着着实不详透顶。不过这丝毫不会动摇加州清光的坚定的内心,他毫不犹豫地纵身跃入井中,脑内回响起药研藤四郎的交代“越是靠近目标主体的意识深处越是危险……”

 

好在加州清光身体协调性极佳,就算是穿着不便的高跟鞋从高处跳跃也能稳稳当当的踏在底处,换做平时他没准还能自恋地沾沾自喜一番,可如今眼前的景象却让他脸上尽失颜色……

黑猫。

黑猫!

黑猫!!

血光冲天的空间里,是屍山血河地狱般的景象,堆起的黑猫死尸如同没有尽头的山丘,污浊浓郁的血水上泛着一层尸油的反光,恶臭的血腥味冲击着加州清光的大脑,他拿起围巾挡住口鼻以免呕吐,厌恶地踢开了脚边的尸堆,最底下的尸体已经挂着所剩无几的皮肉,露出森森白骨,层层叠叠的尸体显示出不同程度的腐烂,每具尸体身上的致命伤口豁口极大且切口平滑,想象得出凶器必定是把斩味优良的……!

大和守安定!

加州清光心中早已了然,下意识攥紧了手中的刀体环视四周。

“喵呜——!”凄厉的猫叫划破寂静,声音来源正是斜后方,他惊雁般猛然回头,终于见到了他此番冒险的目标人物。

高马尾少年方才手起刀落斩下猫头,身着的浅葱色羽织早已被血污浸染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收刀的身影有些乏累地晃了晃,接着熟悉的稚嫩的声音悠悠地念叨着:“太好了……又杀了一只呢……”

“安定……?”

加州清光不敢轻举妄动,这是他进入大和守安定梦境以来首次遇到这个空间的主意识体。

大和守安定转过身,依旧是清秀得如同少女的面庞,只是瞳孔不再像湖水般澄澈,浑浊的蓝黑色丧失了以往的神采。他看到了加州清光后,苍白的脸上先是泛起了病态的血色,“是清光吗!”他明知故问的问了句,接着还是老样子,不等加州清光回答,先小跑过来,亲昵的拉起加州清光的手叙旧。

“我还以为这里就我一个人呢,原来清光也在啊!”轻松的语调和周围恐怖的景象格格不入。

“安定你的手好凉……”

“什么嘛,明明是清光的手更凉吧!”

“……你还好吗?安定,你看起来好像很累……”

“我很好啊!”大和守安定温和的笑了笑,“就是有点忙,不过现在清光也来了,真是太好啦!”

“………”

“怎么……清光不愿意留在这里吗?”大和守安定无辜地眨巴眼睛,“我以为你和我一样会喜欢这里呢……”

“安定……这里根本不……唔!”加州清光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感情想要驳斥回去,不想被大和守安定冰凉的手压住了双唇。

“嘘……小点声,别吵到上面的冲田君……”

大和守安定死死捂住加州清光的嘴不让他发言,继续煞有介事地滔滔不绝“清光刚刚想必也看到了吧,冲田君现在好好的在屋里和近藤先生闲聊呢……冲田君看起来气色很好,非常非常健康呢,一定可以长命百岁吧!”他的眼神中闪烁着异常的兴奋,这让加州清光汗毛倒竖,不由得扭动着挣脱开来,后退两步。

“安定……!那个人早就……”加州清光红色的瞳孔暗了两度,“早就不在了。”

“冲田君现在这样真让我松了口气呢,所以说这些黑猫千万别妄想去打扰他……”大和守安定置若罔闻地自言自语道。

“醒醒吧!”加州清光厉声打断,“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这是你的梦中!”

“咯啦——”

泛着寒光的刀刃在血光中格外扎眼,加州清光没想到大和守安定会对他拔刀相向。

“清光,你今天废话真多呢……既然你不喜欢这里,那你回去吧!”

“安定!所有人都在关心你,主也一直在等你回去!”

“其他人与我无关。”

“……那、那我呢…”加州清光自觉表露心迹总是难以启齿。

那头沉默了片刻,软软的语调重复刚才的论调“那清光留下来陪我好不好?我想清光会慢慢喜欢这里的……”

加州清光差点咬到舌头下意识答应了大和守安定的荒唐要求,毕竟素日早已习惯对他妥协。唯独现在不行!大和守安定绝对不能沉溺在自己构造的妄想世界里饱受无尽痛苦的折磨。

加州清光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手指灵活地绕过刀体,一把拉起大和守安定的就往来路拖走。

“安定你先回去,以后的事情我们慢慢再说……”这两人固执起来的那股劲儿不分上下,推搡了几把。大和守安定本不想伤他,不料被他这样一激,反倒生出攻击意识。

“休想分开我和冲田君!”大和守安定果断地抬起到刀对着加州清光的手臂用力挥下,加州清光察觉到异样立马弹开,所幸只是划破了衣服和皮肤。

“笨蛋!”加州清光忍住疼痛捂住伤口,“呜……你居然真的对我出手!”

“呵呵…因为清光和这些猫咪一样的烦人呢。”大和守吧的淡漠的神情里看不出一丝的情绪,盯着刀刃上的鲜血发愣“不来帮我杀猫也就罢了,罗里吧嗦说一堆就是想哄我离开,可是我怎么能离开这里呢?”他低头呜咽了几声,含混得听不出是笑是哭,加州清光察觉到对面杀意又浓厚了几分。

“冲田君需要我啊,为什么这里这么多猫啊,没完没了……”大和守安定竟委屈地哭诉起来 “清光我好累了,能不能帮我杀死它们呢,它们一个个都想跳上去骚扰冲田君,简直是罪不可恕,我可是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呜呜……”

“安定…”加州清光见状心里又软下来“你冷静一下,听我说,这些猫都是假的,不是真的……”

“哦……就算是假的,那又怎样,它们就是该死,来一只我就杀一只,来多少我就杀多少!”

大和守安定说到激动处还快速抬起寒刃捅起周围尸堆,伴随着癫狂的笑声不知疲倦地一遍遍鞭尸,刺耳的笑声毒气般回荡在加州清光的胸腔,腹部一阵痉挛让他险些控制不住吐了出来,伴随着浑身发麻发冷他的腿不停发颤,大和守安定身上散发出那颠三倒四的痴狂气场,竟让他难以控制自身的全部意识,他苦撑了片刻,却看到握紧刀柄的手指红色指甲竟然慢慢蔓延上一股黑气,瘟疫一般的速度让加州清光暗叫不好。

 

——诶~看这里看这里,是这瓶红色好看呢还是这瓶红色好看呢?

——清光,就算你这样摆在一起我也看不出来啦……

——哎,你看看是不是这个更鲜艳一些呢?

——嗯……好像是啊!这个看起来更温暖一些呢。

——那你觉得怎么样啦?

——很可爱啊!

——这次我就涂这个好了,嘿嘿……

 

那样简单快乐的生活,正是加州清光心中失而复得的珍宝。他心中一凛,镇定下来,反手抽出刀鞘摆好备战姿势。

“看来我只有将你打败才行……”

“哼,你以为一对一就能赢得了我?”大和守安定不怒反笑,大步流星奔过来先制攻击,加州清光侧身一斜,刀刃的寒意霎时擦过他颈部,他没料想大和守安定竟然直击要害。

 这个大笨蛋!加州清光内心大骂着,不得不认真起来,后退两步测量起距离, 疾走如飞地窜到其身后想要敲击后脑勺,大和守安定警觉地转身挥刀,加州清光只好向后一跃远离其攻击范围,两人又拉开距离僵持不下。

“清光,你的招数我都很了解哦……”

“彼此彼此。”加州清光深知,他两剑术实在是太相似,死磕打必定两败俱伤。他眼色一沉,红色的瞳孔泛着暧昧的光泽“不过,我不但了解你的剑术,还知道一些你的其他秘密呀……”

“哦?”大和守安定神色一敛“是什么?”

加州清光不由得叹了口气,这家伙真是单纯,“当然是这些猫啊,你应该很清楚吧,它们是从哪来的咯?”

“…我不清楚。”他的些许难堪被加州清光捕捉到眼里。

“诶诶!”加州清光故作夸张地眯起眼睛指着自己脑袋似笑非笑道:“这些调皮的小猫咪当然是,从——你——这——里跑出来的哦!”

“闭嘴!!!”大和守安定咬牙切齿地打断他,冲上前对加州清光一顿乱砍,不过这样的自乱阵脚的剑术自然是伤不了他。

加州清光游刃有余地躲开了每一下的攻击,薄唇吐出让大和守安定内心动摇的实话:“屯所也好黑猫也罢,这些都是你梦里的东西罢了,全—都—是—假—的!”他一边躲避攻击一边叹息:“你是真的无法摆脱那个人的死亡的阴影吧!不然怎么会有这样源源不绝的黑猫出现在你脑中啊?”

“够了!!去死吧!!”

凌厉的一击直冲加州清光的面门,可惜大和守安定气息不稳,实在是外强中干地攻击,加州清光皱皱眉抓住破绽轻松闪开。

“醒来吧!安定!那个人早就死了!”加州清光神色凛然对着大和守安定大声呼喊道。

大和守安定正欲继续出击,自己也没料到还没迈动半步,上部腹却一阵绞痛,只好不住地缩紧身体扶住腹部。

“唔呕……咳哈!”

“安定……?!你怎么了!”加州清光见此景象也慌乱起来。

“呕……咳啊……呕!呜…呕!”大和守安定扭曲的姿态抽搐着弓起身体,死死捂住嘴,泪水顺着歪曲的面部肌肉缓缓流下。憋得几近发紫的脸,终于控制不住,痛苦的嘶吼着吐出了大片大片的黑色毛发。他危颤颤端详起手中的短毛,有光泽的纯黑的毛发带着淡淡的特殊味道。

“猫…毛……?”大和守安定脸上挂着泪水,睁大眼睛疑惑地询问加州清光。

“这……”加州清光亦是目瞪口呆。

“呵哈哈哈!!!”大和守安定止不住地耸动着单薄肩膀笑得全身发抖,失色的瞳孔里充满了无尽的悲凉“果然我才是最该死的那个……哈哈哈……”随即抄起手中的刀决绝地贯穿了自己胸口。

“糟了!”加州清光飞奔上前也是晚了一步,大和守安定胸前伤口处已经渗出一大滩新鲜的血液,他内心默默盘算着梦中收到的伤害不知道对实际身体有什么影响,不过现在当即最重要的是离开这片黑猫坟场。他扶住快要倒下的大和守安定责备道:“你真是笨得要死啊!撑住点,我带你回去!”

“唔呃……清光……你自己走吧,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大和守安定沾满鲜血手虚弱地握住加州清光的手“好像又给清光添麻烦了呢……”加州清光双眼含泪看着大和守安定,此刻他虽然面无血色,瞳孔却一片清澈明净,想来神志清醒了不少。

“不行!要走一起走!”加州清光托住大和守安定的手肘,架起他缓步移到之前降落到这里的井壁。“…不用管我……你快上去吧……”后者只能气若游丝地回应道。

加州清光不置可否背起他步履蹒跚地往上爬,大和守安定和他本就形体相仿,甚至比他自身体质更结实几分。加州清光爬了没两步便觉得双腿发颤,他咬紧牙关用尽全力托起大和守安定往上抬,全身骨头濒临散架,他也不知道这个艰难的过程持续了多久,好不容易把大和守安定送到上面的石台上。正想松口气缓解一下气氛,却感觉背后一股浓厚的寒意袭来。

加州清光转头回望顿时哑然失笑,那些早就失去生命的黑猫尸体全都缄默地围在下方,而且越聚越多,黑黝黝的猫海中静默得没有一丝声音,每只猫的瞳孔里都迸发着幽幽蓝光,这般景象实在是有些让人毛骨悚然,猫群动作轻盈又秩序井然地一层叠起一层,象征着死亡阴影的黑猫正在无声的侵占这片空间。

“这?这……?”

“我都说了,清光……我根本控制不了……”大和守安定捂住嘴轻咳道,“让我去杀了它们……”说着便绷起苍白的面庞,拿起刀坐起来。

“安定!”加州清光按住他不要轻举妄动“你真的完全无法控制它们的出现吗?”

“嗯……只有动手斩断才行…可是这么多,这次看来是真是不行了………”

说着神色凝重的乖巧脸庞被骨节秀丽的手掌托起,加州清光捋了捋他额头的短刘海,接着轻轻揉开大和守安定的促紧的眉头,他嘴角微微勾起,“真是可怜啊,还是这样比较可爱呢……”一如既往冷淡的目光中似乎又潜藏着炽热的妩媚,红色瞳孔里暗涌的火焰似乎要将自己烧穿,四目交错中,透亮的蓝色眼眸受到某种感染似的,也闪烁起青涩不解的悸动,加州清光凑到大和守安定耳边轻声呢喃道:“你回去吧,我留下。”

说着用尽全力把大和守安定向着顶端白色光芒的推开,自己顺着重力朝着无边的黑暗快速地自由落体。

“这里就交给我吧……”

大和守安定的在他视野里越来越小,看着口型应该是在呼喊他的名字吧……可惜加州清光已经不能听见了,随着主意识体的远离,这里的所有景象都开始解离破碎,耳边都是兹啦兹啦崩坏的白噪音……

整个世界都在下沉,加州清光眯起眼睛全身快要融化了,蜷缩着身子和那些黑猫一起跌向大和守安定的意识深处。在一片沸气弥漫中与那些腐烂的尸体漂浮在一起,胸腔里的积液不住地喷涌出来,而他最终感受不到半点知觉……

 

3.颠倒梦想

“……清……光…”

”清光?”

”清光!”

“快起来啦!”

大和守安定不耐烦地拍打起他头顶的被子,似乎想一鼓作气扯开被子。

“……嗯?!”加州清光猛然睁开双眼,掀开被子映入眼帘就看到大和守安定愣头愣脑的凑近的大脸,一时间面面相觑,还未等加州清光反应过来,大和守安定不满数落起来“喂!你这家伙今天真是睡得太过头了吧!还一直念叨梦话,什么ai…aiti、titi之类的胡话,好啦好啦,快换衣服啊,今天是你陪冲田君去执行任务,可不许给冲田君拖后腿哦!”

加州清光有些恍惚地看着被清晨阳光投射得朦胧亮的拉门格纸,外面天气应该很好,他习惯性低头观察起自己的从未人工修饰过的天然指甲。

“安定……现在是什么年号?”

“你不会是真的睡糊涂了吧?当然是文久三年九月啊!”

“…………”加州清光很多东西都记不清了,仿佛大脑被人挖走了一块,头顶轻飘飘的很没有实感。

“清光,你还好吗?”大和守安定关切问道“不然今天换我去好了……”

“我没、没问题的……!”

加州清光接过大和守安定递交的羽织时被对方冰凉的手尖凉得不禁往后一缩。

“安定,你的手好凉……”

“嗯…我觉得清光的手也很凉啊…!”大和守安定瞪起天真的下垂眼认真思索了几秒,猝不及防地伸出双手有力地包住了加州清光的纤纤十指。“哈哈,这样就不会冷了吧!”他笑眯眯的歪起头。

加州清光的心脏咚咚地跳得很快,当即打算停止脑内的思考,舒展开来的笑脸眉眼纤细。

“说得是呢!”

 

Fin


评论 ( 7 )
热度 ( 60 )

© 公開処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