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処刑

ケッ→ヒッ↑ヒッ↑フッ↓フッ↑
爱笑的男孩运气都不会太差
安清(♀)/清安♀
髭膝/一期三日
口味氢气,圈地自萌

【现paro|清安♀】爱狗日记|有始有终的车|完结

*这里的清光大概是个池面(帅比)设定

*安定一开始为外形呆萌的白色博美犬,在一次蓝色月亮天文现象(并不)自后变为人形少女,不过习性和狗没什么区别。

*海量ooc,智障一样的文笔。安定因为兽化了(就算之后变成人还是人面兽心啊(不是))一旦开启了战斗开关之后性格就很野,根本就不是人类嘛。人类的生存技能基本没有,还靠本能做了一些比较让主人清光头痛的事情(

*清光的上司是虎哥,同事是土方组x,至于虎哥养的那只专门diss他金色猫咪嘛,来猜猜是谁……

*其实写的最开心的是清光喂饭……


1疑似性别认同障碍?

加州清光最近凭添一桩无奈的烦恼——接手了只让他头痛不已的博美犬。

要说这加州清光也是个极为讲究的人,养狗这种又脏又累的苦活以前是想都没想过。他自豪于天生一张俏脸,对于装饰打扮也毫不含糊,甚至可以说是作为一位男性实在是过于关注打扮了,“看他穿着仿佛就在无声的对世界通告着我已出柜”这是旁人在暗地对他的揶揄。就算是这些风吹草动飘进他耳朵里,他也并不在意,总是一副高姿态的“娘娘腔”着:吊坠耳夹、红色指甲,紧身衣裤和尖头高跟鞋一个都不能少,大大方方,任君欣赏。不过抛开性别的刻板印象来看,其实他的那些“小心机”倒是恰到好处的适合他那脸。

狭长的吊梢眼不笑的时候看着有些傲气,眼神一股生人勿进的味道,笑起来时眼角眉梢那微妙弧度却是一副撩人到心窝里的滥滥风情。不过他并不是特别爱笑,或者说是正常意义的发至真心的开怀大笑,寻常时刻他若是要笑,嘴角向外撇开一扯,眉眼却端着股劲儿,若有若无的带点轻视的神情,让人心生怀疑:他确实不是发自真心的笑吧,或者是在取笑我?

就加州清光这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加上他那嚣张的性格,按理说应该是人缘欠佳了。可是实际情况却是他人缘极佳,这里的缘由就是他活得明白,知道正经事情怎么妥善处理,也会察言观色,在别人需要的时候说的做的,都是最窝心、让人心服口服的。再加上一双巧手,创作出不少让人赞不绝口的精致物件。也就是这样耳聪目明、心灵手巧且神通广大的加州清光,可也有愁眉苦脸,苦不堪言的时候,比如现在——

那只白白胖胖的博美犬今天的第六次随地大小便,这次是拉在他新换的羊毛混纺地毯上。

 

2狗父

加州清光实在是头大,之前弄脏的地毯还在洗衣机里搅拌得轰隆作响,“罪犯”撅着圆滚滚的屁股挪开“犯罪现场”后,浅杏色的地毯上多了块半个巴掌大小的水渍,“罪犯”毫无自觉,仍然颠颠地跑到沙发角落继续和皮球大战三百回合。·

“安定!你过来!”加州清光这次也算耐心惊人,自从上司把这只博美送给他后,已经忍耐半年有余。

听到“过来”的指令后,毛团快速的朝向加州清光的脚边移动。

“喂,你这个家伙!”加州清光气焰高八丈,可是当看到毛团颠着前肢扒在他裤脚上,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歪着脑袋好奇地打量他时,怒气瞬间烟消云散,顺手抓起桌上的肉干蹲下来喂给毛团“饿了吧,吃吧,吃吧……“摸了摸毛团浑圆的额头,蓬蓬软软的触感好像搓棉花”别再乱尿了……真可爱啊……”然后加州清光感觉脚上有一种奇异触感,湿湿热热的……

“唔啊!!!”加州清光吓得弹起来,踉跄了两步看到袜子上的尿渍。

“太可恶了!看我今天不打烂你屁股!”他抓起毛巾恐吓小犬,毛团以为是和他玩闹,兴奋的围着他蹦跳绕圈。

无奈的加州清光“突出重围”抱头窜到卧室,拨通好友堀川的电话大倒苦水,“我说……为什么我家那只傻狗到处尿啊!已经不算是幼犬了吧!现在房间里全是尿骚味!你说长曾弥先生是不是讨厌我啊?是不是哪里得罪他了……?送这只狗来折磨我!而——且刚刚居然还尿在我脚上!!!”

“冷静点,清光,它这个月份的狗就是这样,到处尿是想标记领地,说明它也把你当做它的所有物了哦~对了,是不是它到了发情期了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加州清光恨恨的掐断电话。

那天加州清光生日,他的领导兼好友长曾弥虎彻先生醉醺醺从包里掏出这只名唤“安定”的白色博美犬,小型犬被他轻易的举起来放在脸旁,柔软的毛发蹭在胡子上摩擦,那是一只纯种博美犬,面向稚嫩可爱,看起来已经有两个月左右大小,此刻正一脸懵懂的看着他,“清光,我觉得这孩子有点像我,送给你吧,生日快乐!””“喂!你这个大胡子哪里像人家了!”说着脸红的接过狗,好轻啊,这是加州清光第一个反应,蓬蓬的毛发是虚胖吗?眼睛好圆啊……可恶为什么狗的睫毛还这么长,正当他关注观察自己的新宠物时,不料想小狗突然就咬住他的大拇指,“诶!痛!!”不过咬得并不用力,只能说用牙齿夹了一口。加州清光发现手指皮肤并无破损后,轻拍了一下小犬背部“没想到你长得这么可爱居然是个坏心眼!”“你是在和狗说话吗,哈哈哈清光你真有趣,我看它是喜欢你啊!”

可是加州清光并没有感受到它的喜爱,只是不断不断不断地给他制造各种麻烦,虽然叫做“安定”然而事实上它一点都不安定。平日安静的时候还好,可是最近变得不分场合的随意撕咬一切能撕碎的东西。加州清光不少心爱的织品都难逃它的魔口,他只好将宝贝们束之高阁。

而这半个月它的行为更是变本加厉,随时随地的小便,让加州清光一刻也停不下来,只能跟在它身后做清洁,转来转去,活像个肉陀螺,也不是没有狠下心,将其套在一处不让它四处作孽,可是不一会那小东西便发出凄惨的呜咽,配上耸拉的耳朵,贴在地板上笨拙的姿态,加州清光只能骂咧咧的解开狗链,然后开启恶性循环的按钮,和这小东西展开室内拉锯战。虽然追在它屁股后面跑很累,但是还是比看它可怜巴巴哀嚎心里难受要好吧,加州清光这样安慰着自己。

3颠倒的月光,倒转的人形

加州清光忘了上次恋爱是什么时候,他是个坦诚的双性恋,男女不拒,知人疼人,淡薄寡情,男怨女恨,总之可谓是情史丰富,可自从接手这只博美之后,真是抽不出一丝空余时间来解决一下自己的空窗期过长的感情问题,每天上班后立马就回家,那个毛团根本离不开他的照顾,就这样过上了两点一线的机器人生活。而今天,他决定任性一把,和同事酒过三巡,大家都在猜测他为什么最近“过于老实”,也没听到他有新交往对象的消息,甚至那几个醉鬼酒劲上来拍着桌子,还押起赌筹,“来来来!买定离手,加州清光下一次是找一个男朋友呢,还是找个女朋友?”“喂!真是过分啊!”加州清光翻了白眼懒得理他们,“看你小子最近一脸衰样恐怕是不会有女人喜欢吧!”“这弱不禁风的样子估计是要被哪位高大帅气的男人解救了吧哈哈哈。”

话是真的太刺耳,加州清光早就知道这几个人不满他业务突出。不过这种人也就酒后胡乱说着真话假话的发泄一二,实际上平日还是被他吊打得吭不出一个屁,加州清光觉得和他们计较的话显得自己太有失水平,毕竟他可是一个自认清高的男人。

“你们慢慢玩吧,反正明天不上班,我先回去了。”加州清光把西服搭在肩上做了标志性皮笑肉不笑的微笑,大步迈出,完美离场。

刚刚出了大门,外面的凉风习习就让他混沌的大脑清醒了三分,不过酒劲看来还是没过,加州清光望着天上皎皎的明月,托腮观察“怎么是蓝色的?”

加州清光觉得自己还是很清醒的,甚至在路上边走边思考是不是酒精顺着胃部也灌进了眼眶?不然他怎么看什么都发蓝光,两边的树影,建筑物的轮廓,模模糊糊的行人,都蒙上了一层轻纱似的淡蓝色的光晕,最后快到公寓楼下的时候他分析出来了——果然还是月亮的问题,这个月亮真的在发蓝光啊!可是为什么就他一个人能感觉到这处不同?他拿出钥匙拧开了门锁“果然还是喝太多了吧……”

打开门做好了日常被博美扑脚的准备,结果发现脚边空空如也,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开错门,后来又发现这想法更无稽。他换好拖鞋后,在客厅厕所厨房找了一圈,没有发现那只熟悉的毛团身影……那就只有在卧室了吧,那个小家伙就是喜欢挨着自己睡,他进了卧室无奈的发现枕头棉被都被弄乱了,被窝拱起一座小山,借着淡蓝色的月光看着好像雪山一样神圣……他拍了拍自己头,停止了自己乱七八糟的发散思维,脱得只剩下内裤钻进去,反正衣服很臭,这样不会让被子上也沾上味道,加州清光眯着眼睛想着快点睡着吧,好累啊,明天再洗澡……

被窝被安定睡得好温暖啊……

果然还是养狗之后没那么寂寞吧……

还是那么肉呼呼的,他捏了捏,真是一条光滑的好狗呢……

嗯?毛呢……

“唔……”被窝里传来了模糊的声音。

加州清光能感觉到那个触感根本就不是狗,而且体型也相差巨大,感觉是人类吧……不不不!

正在他脑内疯狂思考是不是真的回错家或者是产生了幻觉的时候,被窝里的活物动起来,加州清光想剁了自己的手,没事掐它干嘛!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被窝里钻出毛乎乎的……头发?加州清光被吓得一动不动。之后是雪白的肩膀和纤细的手臂,然后是硕大的……硕大的双乳……??此刻正沉甸甸的在他身上晃晃悠悠,这视觉冲击过大让他脸刷的变得通红,他听到上方有呜咽的声音和感受到呼出的热气,他艰难地移回视线,看到这具让人血脉贲张的肉体的脸。有些意外的是很有反差感的少女的样貌,看起来约摸十六七岁,稚气未脱的外表难掩清纯秀丽的五官,懵懂又悲伤的看着他,蓝瞳的杏仁眼里饱含泪水……此情此景倒是很衬她的泪痣。

“这位…………”加州清光还没说完,那位少女居然做出了惊人的举动,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上了他的脸。软软的触感让加州清光最后一道防线崩溃,“哇啊啊啊你这是干嘛啊!!!”被推开的少女并未回答只是“呜呜呜……”

 “所以说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加州清光捂住自己的胸膛,看着少女歪着头流下的眼泪心里也是茫然又无奈,淡蓝色的月光下这具酮体倒是没有一丝色情的意味,显得如水般干净,他冷静了一会,这才注意到这光溜溜的少女的颈间戴着东西,仔细看居然是颈圈。

而且还是自己前段时间亲手打板、亲手打磨、亲手缝制的白色胎牛皮项圈,当初特意找来柔韧的胎牛皮,生怕有一丝勒痛他的爱犬。上面的特质的木瓜金属扣在月光下泛着奇异的光辉,加州清光脑内闪过那不敢细想的假设——这不会是他的狗变成人了吧?

他看着少女,少女看着他,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对方那委屈又不解的眼神瞪得他心里发慌,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颤颤悠悠的喊出“……安定?”

“汪!”马上就有了清脆的回音,少女湛蓝的瞳孔也因为得到了加州清光的肯定而清亮起来。

加州清光默默拉起被子,蒙住头顶,汗如雨下“啊啊啊!果然我还是应该现在就睡觉吧!”

4 Be human

或许是喝了酒的原因,加州清光就算是遭遇了奇遇,脑袋陷入了枕头里时,也一拔不起。他是真觉得自己是做了大梦,天降了一只,不,一个无垢的少女,还做了虚妄的梦,被少女舔遍了全身,一阵酥痒从下腹而起,甚至是……

“呜哇——!”加州清光推开在他肚皮舔舐的力量,抓起一把棉被挡住下身坐起来“走开!”赤裸的少女因为主人的斥责而一时愣住,微张的粉唇上的舌尖还挂着晶莹的唾液,歪着毛茸茸头发的脑袋正不解的看着他,眼神里都是好奇。以前小犬也是在床上和他玩耍休息时舔过他,他只觉可爱。可如今他却不敢多看那具白花花的躯体,少女见他不动,趴在前方,秀丽的手指试探的往加州清光的腿边挪了两寸,“哇!”加州清光又忍不住大叫,仿佛前方有什么洪水猛兽。

“汪哈哈哈!”少女不禁哈着气大笑起来,双乳也随之上下抖动,加州清光也不禁瞪大眼睛随着视线而上上下下的点头。

真是好大啊……

“嗯?!”少女或许是发现自己声音变了“汪……?啊!呜……嗯?啊?!”困惑的甩了几下头,开始转圈,非常努力转过上半身看自己尾巴,圆润的屁股正对加州清光的脸,不断的扭头看也看不到已经不存在的尾巴。

这对加州清光的视觉暴力的效果太激烈,想都没想直接把头埋在被子里。又听到外面一直发出疑惑的咿咿啊啊,也能感受到她又用手来掏在被子里装鸵鸟的自己,过了一会见他装死,甚至还对着棉被快速地刨起来,加州清光在被窝里满头大汗地拉紧棉被不让自己暴露。

“呜——呜呜……呜呜…………嗷~”少女发出了类似幼犬悲鸣的声音,加州清光有些心软,想来她也不是故意吓他的,思想一丝松动之际,少女一把扯下没抓稳的棉被撞他一个满怀,软乎乎的躯体在他身上耸来耸去,少女不停地舔他的脸颊,而且特别是……特别是……那对……在加州清光的胸前挤来挤去的巨乳,那个棉花糖般的触感……加州清光头脑发昏,甚至感觉到温热的液体从鼻腔流出,他迷迷瞪瞪摸了一把居然是——血?!

我怎么会变得这么下流又罪恶呢?加州清光如是想到。

少女柔软的舌尖触及他嘴边的时候,他打了一个激灵,她居然正在舔他的鼻血。

决定不能放任少女的任性行为了“安定!”加州清光摆出一副主人的架子却喊破了音,好在气势还没散,少女果然耸了一下肩,杏眼圆瞪,微微蹙眉,真是非常……等等,额头上微微发红的小包是怎么回事?

加州清光缓缓地伸出纤细的手指,那是少女细碎短刘海下,光洁的额头上挂着小小红包,他鬼使神差地轻按了一下,之后便近距离观测到湛蓝的瞳孔的大眼睛里涨潮般涌出越来越多的泪水。

“哇……哇汪汪汪哇……”少女一边伸手蹭自己的包一边放声大哭。

“诶……别哭啊,别哭了……”加州清光乱了阵脚,后悔自己的多手,探身在她额头上轻柔地吹气,“这样是不是好受一些了啊?”少女气息平稳了一些,加州清光没好气埋怨道“你是木头啊,没长神经吗,在哪撞得都不知道……”

等等——

加州清光这才意识到鼻部有一丝钝痛,该不是刚刚撞到自己了吧,快速摸了一把,无疑的疼痛,内心涌起一阵尴尬,没神经的应该是自己吧,居然被撞出鼻血而不自知!加州清光盯着眼前的少女,“难道没神经会传染吗混蛋?!”

 

5 婴儿凶猛

这几天加州清光做了充足的自我说服,接受了他养了半年的哈多利博美犬因为未知的原因变为人类女性外形的事实。当事人(狗)并未变回去,除了刚开始那天她有些不适以外,似乎很快就习惯了人类的身体,精神状态也很好。虽然几乎是使用四肢在地上爬,偶尔也会自觉地半立,下巴抵在加州清光腹部,张开嘴要求他投喂。

加州清光给她穿上自己最宽松的睡袍以便活动,但是因为衣服太宽松,走光不过分分钟,这让他坐立难安,在网络上购买的女装还没送达,等不及的他操刀改良起自己的衣服。他已经疲惫又焦虑,自从半年前他得到这条狗之后,就陷入这般境地,而现在这奇幻的状况几乎让他崩溃……加州清光不是没有想过报警或者求助有关部门,可是联想到自己看过的影视作品,他的爱犬被抓进实验室的几率为百分之一百。

——说不定她不止会变人,还会变其他物种,是自己没见过的怎么办。

——这究竟是妖怪还是未来生物?

——报警后她被抓起来开膛破肚想想也是太可怜了吧……

——真是麻烦,算了,就算是她下次变成炸弹我也只有接着了。

系着蕾丝花边围裙的加州清光在少女热烈的目光注视下一边煮咖喱牛肉饭一边认真思考着。

“喂……我等会才做好,你先去那边啦……”加州清光指了指客厅的沙发处。

安定目光随着加州清光的手指飘过沙发又飘回灶上,鼻子尖尖微微抽动两下,看得出她使劲闻了闻,无视了加州清光刚刚的建议,张着嘴,一脸期待的目光继续看着他,面对这对圆溜溜的眼睛,他只能乖乖缴械投降,放弃支开她。

“不许用这么可爱的眼神看着我!”加州清光不自然地搅拌着食物,嘟囔起来。

“汪!”

“……”

每天最苦恼的事情莫过于喂狗,一开始安定根本就不会安分待在凳子上,被加州清光拿着吃得训了好多次才勉强能安静蜷起腿在凳子上坐下。

“啊……张嘴”加州清光拿着勺子在安定面前比划,她不会用餐具,目前只能喂,安定好奇的看着他,“汪!”乖乖地学着加州清光张开了樱色的双唇,啊看起来好柔软啊,加州清光不敢多想,鉴于之前她因为心急被烫过,吹了几口凉气拿着勺子把煮的稀烂的晚饭小心翼翼的送进安定嘴里,“一口一口吃啊,不然我吃帮你吃咯……”不料想安定猛然一口咬住了勺子。

“喂!快放开啦,怎么又……”加州清光只好跟着安定的节奏把身体前倾,顺着她的动作,怕勺子刮伤到她柔嫩的口腔内壁,“松开嘴啊!像我这样,啊……啊……”加州清光循循善诱,奈何安定软硬不吃死死咬住勺子和他玩起了大小瞪小眼的游戏,“喂!怎么这么不听话啊!”他手腕试着稍用力,安定就咬得更死,加州清光索性晃了晃手腕,安定姣好的面容也因为过猛的咬劲而变得扭曲,龇着牙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死死得盯着他,加州清光心中一惊,吓得松开勺子——

“啪嗒——”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勺子也掉在桌上,没回过神的加州清光的手食指一阵剧痛,头皮痛得快要炸开,安定居然在他松手之际咬住了他的手指!

“呜哇……痛!”加州清光脸色苍白,冷汗淋漓,吃力地看着面前呆滞又戾气十足的狂犬。

“安定!安定!疯了吗!”因为疼痛他控制不住流出来应激性反应的眼泪“我是逗你的,又不和你抢吃的……干嘛啦……”

面前的少女这才缓缓的松开牙齿,移动到他面前,木然地舔着加州清光脸上的泪水,用卷卷的毛发来回蹭着他的脸。

啊……好痒……

可是又好痛。

加州清光看了看她毫无愧疚的脸,叹了口气,居然笑起来,自己和狗计较什么呢。之后端起碗,喂完这胆战心惊的晚饭。

包扎伤口的时候他在思考要不要去打狂犬疫苗,虽然现在是人形的安定咬的,但是看她那阵势恐怕血液里还保留着肉食动物的习性呐……

客厅哐当一声,打断了加州清光胡思乱想,他两三步赶过去,眼前的一幕让他全身僵硬,安定撅着白花花的屁股跪在落地灯下面,没错刚刚尿过,衬衫下摆和袖口都是水渍的痕迹,地上也弄脏了,她是臀部撞到了灯柱弄出了声响。现在正嘟着嘴吃痛呢,又一脸可怜的看着他,加州清光动也不敢动,就这样眼巴巴看着穿着沾染了尿液衣服的安定的爬向自己,翘起臀部给他看撞得略微红肿的皮肤。

以前它受伤也会来让他摸摸,可是现在的安定不同往日了,加州清光更不同往日。

他张开的五指颤巍巍愣是下不去手,安定转过头表情稍有不解的愠色,加州清光看到了自己刚刚包的绷带,咽了咽口水,闭上眼睛,啊,指尖碰到了,好软……好烫……

“汪!”安定催促他再多摸几下,怕她再不顺心咬他,只好硬着头皮轻揉了几把屁股,安定这才满意的趴在地上眯眼休憩。

加州清光腿一软向后退了几步,手伸进裤子里,摸了一把,发出了粘腻的声音,他看着手指上沾染的白浊,内心大骂道:加州清光,你真是个疯子!

6咿呀学语

周末的午后,加州清光哄好安定,在沙发上共他一起享受这闲暇时光。

“嘟……嘟……”是同事堀川打来的电话,加州清光抽出插进安定卷曲毛发按摩的手,对趴在他大腿上的安定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喂,堀川吗,怎么啦?”

“是加州吗,我和兼桑在长曾弥先生这里,他又买了一只纯正的波斯猫!邀请你来他家逗猫呢!”

“……他怎么不自己打电话来呀?”

“哈哈!他现在没空,你来了就知道了!”

“唔……”加州清光本想推脱,但是想到这段时间他鲜有时间和他们聚会,虽然是挚友,但是他现在莫名不想让他们在这边的情况,特别是那个和泉守,前几次来他家玩耍,居然和狗疯起来没完没了,弄得鸡飞狗跳好不热闹,他和堀川互相使了眼神才好歹将他们拉开。总之安定变成人这个事情现在不能暴露,说他小心眼他也认了。现在又推脱不去,保不准那群死党就结伴来敲他家大门。

“国广,让我来!让我来说!清光,你这家伙最近是不是找到女人了啊,放假就缩在屋里?“”

“诶——兼桑吗,没有的事,只是最近比较累啦,好啦,好啦我这就过来,真是的——”

“汪!”

电话两头空气变得宁静,加州清光瞬间炸毛,赶紧搂住安定捂住她的嘴。

“唔唔……哇汪!唔唔汪嗷……”

“哇!清光!那是安定在叫吗??怎么听着变可爱了?不是你这家伙养了新狗吧!喂清光!清光!清光!!人呢?国广你看看这个信号没问题吧……没问题啊,清光!清光??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右手好歹捂住了安定的嘴,左手慌乱拿起手机“我在啦,在啦,刚刚狗又咬坏毛毯啦……我把她关,唔……总之我马上就过来了,麻烦稍微等一下咯!”

赶紧挂了电话,因为眼看安定就要挣脱他咬住他的手,他可不想再被咬一次,跳起来往后退了两步,做了一个防守的姿势。安定倒是没有他想象中扑过来,看到他这个滑稽的姿势,趴在沙发上愣了一下,居然眉眼弯弯笑起来了“哈哈哈啊哈哈哈!”

“为什么要笑啦!还不是因为你……”加州清光没好气的嗔怪道。

“啊哈哈哈……啊……ki!ki、ki…o……啊……”张着樱色小嘴的安定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

“诶?”加州清光怀疑自己听错了“你是……在说什么?”

“ki……o……”安定歪着头回想着什么“o……啊……ki…ki……”

“…………yo”加州清光也试探着回应了一下,揣测着:难不成这个家伙是在回想刚刚和泉守在电话里不断的喊他的名字吧!

“kiyo!”非常清脆的一声,震得加州清光背部一阵酥麻,他万万没想到安定居然还有这样的学习能力,甚至是喊出他的名字。

“对……”他说“……非常好……”一边危颤颤摩挲她的卷毛。

“kiyo!汪!”安定很享受加州清光的表扬,纯真的脸上洋溢着兴奋。“kiyo!kiyo!kiyo!”

加州清光红着脸搂住她闷声道“你不会真的是仙女吧?马上我要出去,你在家乖乖的啊,我很快就回来哦。”

“呜……”安定听懂似的发出幼犬一样的低声呜咽。

“乖啊,等会回来给你带小猫咪玩具给你磨牙好不好……”

聪明的加州清光这段时间早就摸清她喜好,安定瞬间被安抚。

“……”

绝对不是什么仙女!

 

 

7 Venus and Mars

加州清光从他的上司和挚友长曾弥家出来,去了便利店买好了玩具还有一些零食,准备打道回府。幻想了一下安定看到他回家歪着脑袋甜美可爱的样子居然在半路得意地眯起眼笑了,他本就生的撩人,这更是引得旁边三五个补课回家的女学生低声尖叫。

说起来原来长曾弥先生果然是买了一只异常漂亮的金色长毛猫咪,可惜那只出生高贵的猫咪生性骄傲,对着长曾弥不是冷漠就是嫌弃,无论长曾弥怎么哄都哄不好,可是别人摸它它却很温顺,加州清光和堀川轮流抱了好一会,他想慢慢交递到长曾弥的手上,没想到它早有察觉,抓了一把上司先生的手就窜到木机底下。

不过在大家公认这只金毛小猫咪是讨厌他主人的时候,长曾弥不小心踢到桌角后蹲在地上抱腿,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之际,没想到猫咪优雅的先跳过去,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扬起高傲的小头颅蹭了蹭长曾弥的粗毛腿。

加州清光在电梯里回想起来,还是自家安定好,简单直率,爱憎分明,不知道她饿了没有啊,回家直接给她做饭吧,他低头一笑,利落的拧开门锁。

开门便看到安定乖巧地坐在玄关等他,圆圆的眼睛里满是喜悦,扭着胯欢迎他回来,他半蹲着掏出纸袋里的黑色毛绒猫咪玩具给她看,安定愣了一愣,警惕地闻了闻他的指尖,牙齿衔住猫咪往后退了两步,这一切来得太快,加州清光还没反应过她就把猫咪玩偶咬碎了,猫头被撕成两半,棉花颓然露出半截,他心中大呼不好,正要往后退不料想安定全力扑向他——

“咚!”加州清光被扑倒时感觉全身骨头都要散架,被安定压住起不来,他试着坐起来。

“撕——”加州清光的衬衫被撕破了,安定咬开他的扣子往外拉到极限,他还没来得心疼他月初新买的衣服,接着还有裤子也被拽破,被撕出一道道的裂口,这下他不知道捂住哪儿了,安定牙齿死死咬住他的上衣,加州清光被安定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个结实,她似乎是想把衣服扒下来吗?是什么原因让她爆发的?

还没细想,暴露在空气的肩膀又被安定一口咬住,虽然有些疼痛,但是加州清光意外地觉得她是口下留情了,安定咬了片刻又来回舔那处,加州清光皱起眉头觉得又痛又痒,安定又开始拽他的衣服,大概是人类的牙齿不如犬牙,她使劲甩头撕咬也只是拉扯掉了一部分,气势汹汹的发出了不满的”呜——呜——”叫声。

加州清光看到安定一直想剥下他的衣服脑中灵光乍现:难道是因为自己身上有刚刚抱的长曾家的猫咪的气味?所以说这是……在意他衣服上别的动物的气味?!!

“安定!安定!我自己来脱你先别着急,冷静一下……”

跨越物种的车

“kiyo……”安定迷迷糊糊地呼唤着他,加州清光按耐不住心中叫嚣着、乱窜的喜悦,激动地擦洗着安定,大脑内不禁唱起欢歌,他思维的步伐完成了一次星际穿越:他可爱的小母狗他的小心肝他的爱人已经会喊他的名字了,以后同他结婚、生子和共度一生又成什么问题呢?

 

 

 

-END-


评论 ( 4 )
热度 ( 150 )

© 公開処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