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処刑

ケッ→ヒッ↑ヒッ↑フッ↓フッ↑
爱笑的男孩运气都不会太差
安清(♀)/清安♀
髭膝/一期三日
口味氢气,圈地自萌

【硬核车|清安♀】香香的黑山羊|上

*依旧傻吊狗血的故事

*这是关于公黑羊和母白狼的故事

*安定不是一个吃素的,希望下章不要被吓到w

*下章完结开车


1

清光是个杀手。

蓄着长发,被当做女孩养大,他的养父从小便教导他如何涂脂抹粉,像女人一样的惺惺作态,如何鱼目混珠带着假面具潜行,如何操作着精度最高的枪械千里狙击,然后用绝密的暗杀武器解决身边的目标。

当他15岁的时候已经出师了,行事滴水不漏,养父夸他天生就适合杀人,清光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番夸赞,一举绞死了企图强|暴他的养父。

打倒了杀手界的老狐狸,清光便开始自己接活,他总是在想,干完这票就不做了,改名换姓做点小生意。

可是他除了杀人别的也不会,除了闲暇时给自己画指甲。

昨晚完成任务后,趁着没人发现尸体,连夜开车避避风头,这次解决的可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只好往最偏僻的山里钻。

昨夜之后,他的确是想收手了,也没想过结婚,不用祸害别人,养只狗度过余生就好。

要说他现在躲的这片山,确实是够荒芜,地形特殊,有的山一面都是石头,光秃秃的,连颗草都不长,而且也不知道什么具体的原因,这里气候不调,雾气很重,天灰蒙蒙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下雨。

清光几乎开了一整天的车,天越来越黑,看着就要追不上落山的太阳了,他在考虑这里是否能加个油,或者要不要连夜开过此处。

正当他漫无目的顺着土路前行,无意瞄到那头石壁背后,露出尖尖的房屋一角,看这房子是几十年前的老旧样式,居然也飘起了炊烟,在这荒山野岭的,总算是有点人类气息。

他实在是口渴,想到这里估计也不能有正常的常住人家,多半是来山里打猎的猎户的临时居所,是男人就好办了,就算是彪形壮汉,一旦对他不利,他对自己也很有自信。

车头转向倒过去,一脚刹在两层矮房前。

他在车里翘着方向盘,端详起这房屋,四四方方的造型,刷着灰压压的漆,活像个水泥盒子,除了一楼亮着灯,其他窗户里都是黑洞洞的,盯久了实在让他有点不舒服,不过整体看着并无荒废迹象,似乎一直都在住人?

无论里面是人是鬼,总要敲了门才知道。

清光锁好车门后,两三步扭到那大门前,涂上暗红指甲油的双手,轻拂过线条分明的锁骨,略微整理了几下衣领,麻利地脱下高跟鞋,勾在指尖上晃动了两下,暗红色的瞳孔里涌动着思量好的诡计。

“笃笃笃—”

随着敲门声,那头也传来轻快的脚步声。

“谁呀?”老旧厚重的木门后却是清甜的少女音。

没等清光反应过来,门猛然就被大大打开。

吓得他下意识往后一闪,要不是急乱中扶住门框,不然他肯定摔下地。

开门的却是一个面容清秀姣好的少女,约莫十六七岁,一双不谙世事的蓝眼睛正好奇的盯着他。

“你好?……为什么把鞋拿在手上啊?”

“额,这……我、我…”清光一时语塞。

“哦,我知道这个,这个好像叫做高跟鞋是吧!造型这么奇怪,穿起来应该很辛苦吧!”

“是……”

“诶——!你也有啊!”说着少女洁白的手指直直戳向清光左嘴角下的美人痣。

“什、什么……??”清光被手指轻轻一点,像猫一样差点跳起来,一惊一乍的不知所措。

“我也有哦!”说着她笑眯眯的收回手,指着自己眼角,乐开花的小脸上,卷卷又浓密的睫毛分明的翘起来,衬托得那颗泪痣似乎也在笑。

“大、大概……是缘分吧,嘿嘿……”

清光识人无数,什么三教九流的没会过。这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姑娘,脑中迅速翻过各种应对,但是寻不到相关的经验,他开始慌了,甚至舌头打起结来。

“我也觉得呢!看到你就很开心,因为我已经一个月没见到活人啦,你快进来吧!”

 说着少女就热情的把他拉进屋内,里面烧着炭,比起外面温暖不少,这样的温差像无形小手,散在空气里,挠的清光脸颊痒痒的。

 “哇……这真是…意外…”

清光环顾一周发现这里收拾得井井有条,虽然谈不上奢华,至少看得出主人过着质朴整洁的生活。

“很奇怪吗?我从小就在这里呀。”少女停下收拾餐桌的动作,回头咧嘴一笑,“我叫安定,你呢?”

“叫我清光就好…”

他看着她拢着案板上的肉絮,白净的手指上裹着一层泛着光的蜜色油脂,清光不自主舔了一下双唇,随机又怕被发现似的,立马缩回舌尖。

“这肉有点肥,不过炸起来口感还不错。”

“……”

清光素来不爱吃肥肉,不过免费吃别人的,并不能挑剔。他是好奇,这样的深山老林怎么会有独居的少女。

“你知道吗,肥嘟嘟的肉炸好之后,咬起来是咔呲咔呲的!”安定说着嘟囔着嘴模拟咀嚼的样子。

“哦?”清光头一次见过如此像兔子一样人。

“清光你吃过吗?”

“当然啦,因为外面别说炸肉了,还有千奇百怪的做法…比如最基本的蒸烤煮啊……”

“还有呢?还有呢?是怎样的千奇百怪?”安定听着很来劲,一下子就凑上前来,瞬间变成脸贴脸的距离。

“诶…”清光耸着肩想往后退,可是少女完全不暧昧的表情,弄得他要是往后躲闪了反而显得做贼心虚。

“那个……”他一张嘴,便想到安定一定可以感受到他呼出的热气,于是有些窘迫的僵着脸。

“你能不能稍微……往后……”他小声的建议着。

“为什么?”安定皱起眉头。

如此近的距离,就连对方毛茸茸的眉毛都看得清清楚楚。安定应该是没有修理过自己的眉毛,不过这样的稚气的天然眉形倒是结合她那双惹人怜爱的蓝眼睛,而越发的孩子气。

“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因为我吗?”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这少女的看似岁数不过二八,却能在深山如常生活,定有非常人之处,可是清光又纳闷了,她确实一副不知与人正常沟通的样子。

“你不知道和人说话不能靠这么近吗……”

“可是我和奶奶就是这么说话的!”                     

“诶?!”

“因为她总对我说,安定啊,你大声点!”

“那是她耳朵不好吧!我又不是老人……诶……不过,你奶奶呢?”

“唔……她几个月睡着了之后再也不起来了…”安定眼皮耸拉着,沮丧的瘪瘪嘴。

“抱歉……”清光有些不好意思揭人伤疤。

“没事的,不过,奶奶……估计现在都烂了吧。”安定目光停住,有些呆滞。

“??”清光果然应付不了脑回路异于常人的少女,于是试着转换一下话题,“那这段时间你都是一个人生活吗?”

“是啊多亏了……”安定像是想起来什么,眼睛恢复了神采,“我有看到你的车,你本来是想去前面的落日监狱吗?”

“监狱?”

“嗯!那条路走到底就是落日监狱,不过在半年前,因为要搬迁,处决了死刑犯之后,监狱就荒废了。”

“啊……这样,看来是走错路了吧…”清光不由得汗毛倒立,那样的鬼地方还好没去!不然天黑了之后他害怕自己找不到回路。

“以为你要去找人呢,我之前去那看过了,早就变成荒屋子啦,除了红红黑黑墙壁的房间什么都没有了。”

红红黑黑的又是什么…清光对监狱有种天生恐惧,当下决定打住关于监狱的讨论。

“我……只是路过这里……对了,你一个人住这里不害怕吗?”

“怕什么?”安定笑着说“豺狼虎豹来了,我有猎枪啊,不然还有别的工具,反正先下手肯定不会输!”

“……那你还挺勇敢的。”清光内心没由来的闪过一丝警觉。

“谢谢!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我呢!”安定对他露出一个无比真诚的微笑。

闲谈了几句,清光便在屋子里转了转,房屋空间其实不大,布局很简单,楼上应该是卧室,看到了厨房右拐的小门,大概是储物间的门。屋里木炭烧的空气暖呼呼的,让他渐渐放松下来。

清光坐在铺着兽皮的木椅上,内心感叹了一下,没想到这山头的女子如此骁勇,手里翻弄着坐垫,那是野兽毛特有的,硬茬的手感,忍不住低头笑了笑:想必这也是她的战利品吧。看到厨房忙碌的身影,居然升起一股安心感,原来自己终究是个凡夫俗子,会幻想正常的家庭生活。

“开饭啦~”

少女双手举着一盆热腾腾的瓷盆踏步而来。

“是不是稍微有点夸张啊…怎么用这么大一个盆装呢…”

“很奇怪吗?我一直都这么吃啊!不过看你来了,我就做了双份的哈哈!”

清光看着这小山高一样的炸肉排,心想就算是折一半也是相当大的饭量了,看着少女的身体,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她这身体是怎么塞进去这么大分量的食物。

少女端着碗,随手递给他一块肉条,清光拿在嘴里嚼了几下,一天没进食,吃什么都觉得香。

他接过碗放在桌上,突然意识到这一切的动作太自然了。好像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很久,有一种和谐的默契,清光居然有点不好意思。

“那、那你一定运动量很大吧,看起来一点都不胖啊……”

“也不算吧——”安定解开宽松的皮围裙,一对肉弹沉甸甸又富有弹性的,嘭地的弹出来,少女指着胸前,表情困扰道:“这里就很胖啊。”

“咳——!!”

清光吃下的肉,卡在嗓子眼,咳不出来也咽不下去,实在是……实在是太侵占眼球了,少女娇小的身板,被因为自体重量下垂的巨|乳占满,因为没有穿内衣,隆起在白色衬衣里面随着呼吸微微晃动着,那个形状怎么看都下流得不行,清光红着脸尽力移开视线。

“你看我手很细,腿也不粗,为什么这里这么胖呢?”安定倒是没察觉到,居然一把抓住清光,“城里人,听说你们那里的人都会减肥,你说我这里能小点吗,真的很重,肩膀很酸呢…”

“啊啊啊!”清光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慌忙甩开她:“不、不知道!!我是男的!”

“……哎”

“你别纠结这个了,先吃饭吧…”清光心跳的飞快,赶紧转移话题。

“啊,好像里面没熟透。”安定倒是马上就心思就在炸肉上了,“不过生的味道也不错……”

“不行,不能吃吧!这样不干净啦!”

“没事,我经常就这样随便吃了…”

“不行不行,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吃东西这么随意呢。”

“嗯?这和似蓝似铝有关系吗……”安定咀嚼着含糊不清的回答者。

“你……! 算了我再去煮一下好了,已经炸过的再炸就不好吃了,煮煮正好可以去去油。”

清光皱着眉端起碗往回灶台走去,安定想到了什么,眼睛闪闪地拉住他说“你真好,除了奶奶就没人对我这么关心!”

“你一直都一个人吗?除了和你奶奶?”

趁着清光开火的功夫,安定突然从后面抱住他,那两坨非常有存在感的肉紧紧的贴着他的背部。

“清光好瘦啊,难道你也是没有父母吗,我从小就和奶奶在一起,很少见过其他人呢……”

“等……!喂!!你放、放手啊啊啊,你是狗吗,怎么突然就抱人!”

安定头贴在清光背上,蹭了蹭一头软毛,弄得清光痒得不行,声音越来越小,求饶似的“喂,放手啦……”

“清光好香啊,而且好舒服,好像奶奶一样,暖暖的……”

清光被她这样没由来的亲近弄得头脑空白,“……”。

曾经也有人说他身上香,比如那些脑满肥肠的中年目标们,或者是人面兽心的“精英”青年。这些人或真情或假意的夸赞他,他都能笑着接下去。

可是他现在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少女没有用力,却死死禁锢住他,一股莫名的压迫感,让清光动弹不得。

“清光真的好好闻啊。”安定毛茸茸的刘海贴在清光的后颈窝,深深吸了一口“居然是花朵的香味呢!”

清光被她蹭的发麻发痒,:“是……是蔷薇味的香水啦…”

“很好的味道呢……”

 “哎,要是喜欢这个味道我可以把这瓶香水送你啦,就是能不能放开我…”清光尝试着做着不易察觉的挣扎。

“不要,香水没有肉香,清光身上除了花的香味还有肉的香味呢!”

“诶?什、什么胡话…!”

还没等清光挣脱开,喉结就被略微冰凉的手指按住。

“你的脖子很细呢……”安定稍稍用力按住气管的位置,这让清光喉头一紧,“或许还是吃胖一点好比较好,可是我现在有点忍耐不了了。”

“你……你想干嘛……”清光表情僵硬,想回头确认一下,立马又想到,要是回头面对面,那不是更尴尬,他心里很乱,不知道少女对他这番暗示的举动意向是什么,不,已经很明示了。

“嘿嘿,我想吃了你啊。”少女用着清甜软糯的声音低低的说道。

清光居然马上就有了反应,他一向远离女色,却被这样的乡野村姑撩动了直男的心弦。

“这……不太好吧,在厨房呢…”清光嘴上说着拒绝,却期待的瞄着后面,迫切想看少女下一步的反应。

安定低头笑了轻两声,“厨房不是正好吗?”手指移动到清光胸膛,“清光很瘦呢……”说着手臂用力抱紧清光,两边强有力的力道,压得清光有点生疼。

“啊哈哈……我吃的比较少呢……”清光诧异这位萍水相逢的少女的大胆。

“哎,是啊,清光要是之前吃胖点就好了,太瘦的话不健康呢。”

清光内心涌起一股温热的感动,没想到居然第一次被关心身体健康,对方和他还只是刚认识的关系。

“我要是能早点认识你,一定会把你喂得白白胖胖的!”安定信誓旦旦地提高声音。

“噗呲——”清光忍不住笑了,“白白胖胖的就不可爱了啊!”

“好吃就行。”安定说罢仰起头咬了一口清光的肩膀,隔着衣服清光也立马痛的炸开,真是不情面啊,要不是他穿着衣服,铁定出血。

清光忍着痛继续问道,“那你知道怎么吃吗…”他对少女的性|成熟程度颇为怀疑,当然不是指丰满的身体上,而是认知思想上的。

“很简单啊,就像喝水那样容易。”

清光生性被动,可是现在的状态就算是再谨慎的男人也受不了,他浑身一个激灵,下面几乎缴械投降。

“那……”清光脸憋得通红,“你…我……怎么……”

“哈!”少女一把松开他,背后颇有实感的肉轻轻弹开。清光还没来得及回头,少女就撒欢似的跑进厨房的隔间里,留下轻快的一句“我去去就回!”

清光在厨房里草草地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心跳飞快,作为杀手的他很少这样毫无防备的接触异性,一直以为自己是内心堡垒坚固的那种人,可是遇到这位叫做安定的女孩,仅仅是相处了片刻,他就被她天然直率的个性打动了——她实在是和外面的人太不一样了!

"你把衣服脱了吧,我这就来了!"少女在那边屋里提高音量,明明叫他脱衣服,语气却没有半分猥鄙。
"啊……脱…什么…"
"是要脱光哦,这样比较方便呐。"
怎么会有这样天然勾引的呢?清光脸更红了,有点局促地晃了晃肩膀和腰,他居然很是害羞!自己这是怎么了,也不是没有勾引过暗杀目标,之前冷静沉着都去哪儿了!心脏啊,不要跳得这么快!
清光却下衬衫,红透的脸和他苍白的身体形成鲜明的对比。他正在犹豫要不要脱裤子,不行,这样显得很心急一样……
"轰——"一阵嗡嗡的轰隆声,类似某种中型机械的马达声从那边传出,清光捂着胳膊心里琢磨着:她看着淳朴难道还会别的花样?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77 )

© 公開処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