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処刑

ケッ→ヒッ↑ヒッ↑フッ↓フッ↑
爱笑的男孩运气都不会太差
安清(♀)/清安♀
髭膝/一期三日
口味氢气,圈地自萌

【架空|安清】公主与野猫|中篇|完结(下)+5k字番外

*这是下篇,上篇地址

最后有安定女装清光男装啪啪啪五千字番外(吐血)

*架空玛丽苏童话设定,部分参考欧洲中世纪时期,海量私设,冲田组不是一个国家的人,安定的国家属于Headtomb(首冢),清光的国家属于Fingered(红手指)。

*安定是伪装逃跑公主的童颜国王,清光是伪装男爵的特殊第三产业工作者。

*接上,安定全程天然黑,清光全程気苦労,所以早期看起来似乎是清安♀(不过本文本质是安清……)

*全篇胡言乱语……逻辑基本没有……下篇有堀兼出现嗯

*已完结


8

因为追兵还没赶到这里,在芬格瑞德赶路的时光比起在黑德托姆的时候可悠哉多了,加州清光也算带着安定游历异国了一番。虽然在路上安定的一些“突发行为”经常让他措手不及,安定真是看什么都新奇,一不留神就不知道撒着脚丫子跑开了,也不知道这世间险恶,别人说什么她就信,加州清光这每天带着她提心吊胆的,不过当他看到安定的笑颜,似乎之前再累再操心也变得愉快了起来。其中有让他最担心那次是,之前他再三嘱咐安定一定要跟紧他,然而也走丢了,那次他跑遍了那个小镇上的每个角落,每家店铺都挨个问了一遍,始终找不到安定,最后是实在是体力不支后坐在广场的水池边上,正在内心备受煎熬时听到安定在远处喊他名字,原来她是满城追一只黑猫去了,原因居然是“因为我觉得它长得很像清光啊!”。这实在让加州清光哭笑不得,好在是有惊无险,他实在是想给她弄个绳子套起来,这样她就不会乱跑了。


他们来到芬格瑞德首都的那天,夜幕刚刚降临。其实加州清光心里地上八下的完全没底,他知道快要瞒不住了,一旦遇到认识他的人,很大的可能当场就被拆穿。其实他并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还能怎么瞒,如今他只想多待在她身边做做梦也好,反正梦最后是会醒的……


加州清光带着安定躲闪的来到背街的小巷里,不停地对她反复叮嘱着。
“这里很热闹,你别乱跑了,因为这里的坏人和骗子的数量可以说全国最多的。”


“啊……这样啊,清光你在这里生活也太不容易了,你有没有被骗过呢?”


“当然被骗过啦,所以说我得告诉你,除了我说的话,别人无论对你说什么你都别信…因为这里地下黑市很厉害,我很担心你被拐卖到那里,被怎样对待还不一定呢!”加州清光说罢又觉得自己说得太重了,怕吓到她,又补充道“不过只要在我身边,就不会有事的……”


“那清光你不会离开我吧?”


“怎么会呢。笨蛋……”加州清光看着安定似懂非懂的表情觉得着实可爱,手差点控制不住想要去触碰她的头发。这一路上,他除了突发事件,几乎很少主动碰她,因为想到自己的不洁觉得没有资格,倒是安定心很大,动不动就拉着他看新鲜玩意。


“清光,清光,我们事不宜迟去你家吧!你的府邸在哪呢?我很好奇呀!”


加州清光略有迟疑的说道:“好。我带你去,不过那里有些特别。”


他们刚出巷口就看到了穿着肃穆的黑德托姆军队,没想到居然已经搜到了这里,显然是已经经过了这边高层的同意下进行的。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在闹市区也格外显眼,百姓也对此事议论纷纷。


“啊……他们这速度也太快了吧!也真够烦人的……”安定不悦的皱起眉头,猛的拉住加州清光往暗处跑“别管他们了,清光快带我去你家啦!我等不及啦!”他实在想不通她一个女孩子哪来这么大的手劲呢?


之后在加州清光的带领下,约摸走了两刻钟,他们来到了城郊的古城,夜幕下的废墟只剩下模糊的轮廓,路也不太好走,借着月光勉强能看清小径的路线。走到一处石墙边,这里长满了比人高的杂草。


“清光家还真是特别呢!不过就是有点黑……”


加州清光拨开杂草示意她往里走,安定刚一进去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哇——”


这里以前应该是一座花园,如今还保留了些许建筑的残留,石头上爬满了青苔,花丛在这里因为无人修剪,从而花也长得也朵朵肥硕。不过最让人惊讶的是这里满天的荧光点点,幽幽的无数光球点亮了整个花池,安定好奇又兴奋的转了几圈,跑到亭子里舞着手对加州清光喊到:“清光你家真好看!”


“咳……发亮的是萤火虫,因为这里无人问津,国……国王陛下就把这块地赏赐给我了……”加州清光赶紧浑水摸鱼答道。


“那你们国王可真好说话呀!”安定捧着什么东西向他跑来。她双手包住什么物体,眯起眼睛笑得很好看:“清光快看呀!”


在加州清光的注视下看着她手掌缓缓打开,从她手心里飞出一只萤火虫,他正想开口夸她手快,没想到嘴唇却被软绵绵的堵住了。


那温热柔软的触感让他脑袋里瞬间空白,还有轻轻的鼻息以及近在咫尺的安定闭着的双眼……


“呜哇…”加州清光一把推开安定,“不……不能这样……” 

 

“为什么不行呢?”安定歪着头不解的望向他。

“因、因为……”加州清光移开视线往后退了两步“这是恋人之间才能做的事情啊……”

“恋人吗……这方面确实我不太懂呢,可是我现在就很想这么做啊!”

安定走上前二话不说便抓住加州清光的肩膀,倾斜着身体整个人倒向他,加州清光这才后知后觉到安定其实和他几乎一边高,想要挣脱并不容易,他慌乱得无法动弹也无法再往后躲。

“唔……”嘴唇再次被堵上,他被挤得不得不眯起眼睛,安定身上的味道……

加州清光脸颊被反复亲舔多次后,安定才放手松开他,舔舔嘴唇笑了起来。“清光脸上也是香香的呢,不过就是有点烫……”

“……啊,”加州清光捂住脸,“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嗯?刚刚我们不是做完了恋人的事情了吗,现在我们算是恋人了吗。”

“噗……什么,不…安定你听我说…这不行的……我们是当不成恋人的。”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没有这种可能……”

“那、那是我刚刚做的事情惹清光生气了吗?还是……你觉得很……讨厌呢?”

“…………是,我讨厌……”加州清光别过脸声音小得几乎听不清。

“……对不起。”

加州清光听出了安定的哭腔,他没有回头看她。这段感情没想到被安定捅破了,啊啊现在是真的回不去了,他和她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么就让这段只有开始没有结尾的关系画上句点吧。

毕竟他并不是一个擅长做梦的人,如今终于已经下定了决心。

之后两人返回城内已经是深夜。

两人避人耳目的返回了加州清光那如同小箱子一般的木屋,一路上都是沉默的前进。谁也不愿意再开口了。他连解释都懒得解释了,草草安排了安定就寝,她挂着泪痕的脸呆滞的望着空气,加州清光挤出了难看的笑容打破了这段沉默。

“快睡吧,明天早上带你去吃好吃的。”

对不起。

然而安定并没有回答他。

待他守在床边听到了均匀的呼吸声,得知安定已经安睡后,他满身疲惫的披上外套小心地推开了房门。

外面更深露重,加州清光向守夜人打听了黑德托姆的驻军之地,他在大门凝视着正在岗位把守的卫兵,最后低头抚上嘴唇……仿佛刚刚的触感还真实的在嘴唇上流连,然后坚决的向前踏出一步……

午夜时分,芬格瑞德首府地面上展开了秘密的行动——那群特殊任务在身的异国军团正在夜幕下安静的前行,目标是西城的河原巷!

当先锋兵踹开摇摇欲坠的木门时,当场所有人都傻眼了,房内并无一人,领头队长一个震怒下,当即用铁杵捶向加州清光单薄的背部,他不禁趔趄跪倒在地。加州清光着急的请求队长务必要找到公主,因为这里人员复杂难保其安危……然而迎来他的又是一顿毒打。

9


加州清光被无条件的押送回黑德托姆,他对拐骗公主的罪行供认不讳,已经在牢里被关押数日了。然而黑德托姆方面至今并没有找到公主,于是对待他的刑罚是与日俱增的残酷。


加州清光言之凿凿的否认知晓公主的去向,并且一再恳请上面千万要找到公主殿下,而据说国王也因为公主下落不明一病不起,也因此加州清光作为黑德托姆整个国家的罪人,本该接受的下场——在中央刑场斩首的处决一拖再拖。


在昏暗的地牢里,加州清光靠在冰凉的石墙上,用力的扣着手臂上才结痂的伤口,身体上的疼痛并没有让他失去意志,然而他却依旧沉溺在无尽懊恼的情绪里,如今他也不知道外面究竟过了多少日,而安定的下落至今不明。他不敢想象安定一个人会受到怎样的待遇,每当脑海里有联想的片断他就恨不得就地撞死在此处,可是他不能……他还想知道、不、是一定要知道安定的下落,他才能安心……


“哐当——”铁门打开,加州清光惯例又被押送进审讯室,在半路上看到石板上投下的月光才知道现在是半夜,而之前大部分时间都是白天审讯,今天有些反常让他心中不住打鼓。


被带到审讯室后,发现今日此处被打扫得相当干净,审讯官的座椅上端坐着一位气宇轩昂得让人移不开视线的长发美男子。


美男子挑起俊眉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番带着手铐脚铐的身形佝偻的加州清光,他漂亮的青色的瞳孔里充满了好奇,被他逼视的加州清光更是低下头。


“你这家伙就是那罪恶滔天拐骗公主殿下的死刑犯?抬起头来。”
加州清光不得不对上那凌厉又傲慢的目光。


“呵……没想到你是如此的瘦弱,怎么就干起了拐骗公主的勾当呢,该说不愧是芬格瑞德的人吗?”


加州清光面对言语上的侮辱依旧不语。


“看你鼻青脸肿的恐怕是被打傻了,本人也不浪费时间了,今日前来就是想和你谈判谈判。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的身份是k公爵,正是国王陛下暗地钦定的公主的未婚夫。”


什么!


加州清光猛的抬起头。


“呵呵,还能有点反应,看来还没傻透呢。那么第二便是,公主现在在本人手上——”


“什!什么时候!……不对!那为什么…”加州清光没料想这人刚才的言语,他敏锐的嗅到了阴谋的气息暗叫不好,死死地盯着k公爵。


“你是想说为什么不把公主交出去吗?呵呵……这就是本人想说的事情了……”k公爵在座椅上换了一个姿势,慢悠悠道“本人也算是和公主殿下青梅竹马,当她消失后,也是心急如焚的追查,没想到很快就发现了你们的行踪,当然你们的行为尽在本人眼里。在你那日离开公主没多久,本人便亲自接昏迷的公主回国了。”


“你!你把她怎么了!你怎么敢!!”加州清光忍不住咬牙切齿。


“哈哈,这种事情嘛,自然国王陛下是不知道的,本人从来都是个大度的人,其实并不会计较公主殿下和你的那些亲密接触。不过——公主殿下是国王陛下的心头肉,她这一消失,国王尊体欠恙下自然是把不少事务交给本人处理了。这绝对权力的滋味比起获得美丽的公主更是美妙百倍,这便是本人的目的。”K公爵一时笑意变深,玩味的看着加州清光的反应。


“……那你究竟想怎样!安定……公主她现在到底怎样了!!”加州清光打心里鄙夷眼前这个人面兽心的“贵族”。


“哎,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本人啊,实际上念及旧情,还是舍不得让公主就此香消玉殒,只是给她稍稍喂了点特别的美食,所以说公主还是依旧天真可爱,不过就是不太会用脑子想事情罢了。”


“你——!!”加州清光胸中涌起难以控制的悲痛,k公爵的话字字锥心,他闭起双眼咬紧牙关无声的留下两行清泪。可恶!实在是可恶!为什么自己当时离开了安定身边,让这个禽兽趁虚而入!


“你想要我怎么做……”他无力的松开攥紧的拳头,垂头认命。


“都说了本人念旧嘛,真的让公主变得冷冰冰的一点都不可爱了,实在还是于心不忍,本人也想成人之美,不如干脆就此撮合你和公主殿下,毕竟你确实是照顾她的不二人选。”


“…………”加州清光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这个家伙不知道肚子里还有什么坏水没有抖落出来!然而自己现在完全陷入了被动状态,也只能当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


“哈哈,不过本人也有个小小的要求。”k公爵优雅的笑道:“为了守护住我们的约定,你只能稍微牺牲一下双手和舌头了,就是这样简单的要求,不知你意下如何呢?”


加州清光方才便料到如果k公爵应允他带走已经失智的安定,必定会割去他的双手和舌头让他永守秘密,他内心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了。就算了没有了双手,就算是不能说话,他也会拼尽全力照顾好安定的,而且安定只是呆傻了,说不定哪天还会恢复正常,就算不能恢复他也会守护她在身边,就算是自己断手和疯傻的安定沿街乞讨,他再也不会离开她……


“好,我答应你,来吧!”清亮决绝的声音不带一丝拖拉。


K公爵拍拍手,拿刀的刽子手熟练的走进屋内。在加州清光上方举起了寒光四溢的刀具,刀尖缓缓落下,手腕处已经可以感受到由此带来的丝丝凉意。


此刻加州清光面容冷峻的注视着前方,跪在地上也感觉不到膝盖上的寒意,他知道k公爵正在饶有兴趣的观察着他,那令人作呕的青色的瞳孔渐渐变得深沉,笑容也越发扭曲,嘴角的肌肉似乎因为太过兴奋而开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面容趋近与崩坏的状态。


“给我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可怕啊!!!”k公爵猛然跳起来手脚乱舞,丝毫没有刚刚的贵族气派,眼角含泪的他龇牙咧嘴的嚎了起来“国王陛下您玩够了没有啊!再不出来您小情人的手就要没有了啊!!!”


什么……


加州清光大脑中一片空白……



旁边暗室的房门轻轻被拉开。



“哒”“哒”随着款款的脚步声,加州清光缓缓抬起头……



那个人的身影在这间狭窄昏暗的审讯室里发出淡淡柔光。



那张熟悉又稚气未脱的脸蛋在锦衣华服里衬托得越发精致——身着缝嵌星星点点碎钻的水色天鹅绒斗篷,内里是滚着繁复银线花纹刺绣的珠光白丝绸中长上衣,领口上鸽蛋大小、色泽纯正的蓝宝石在月光下熠熠生辉,以及下着和上衣同样材质的珠光白丝绸的刺绣……男、男士长裤……?


国王满意的看着跪在地上戴着黑铁铸造的手铐脚镣、衣衫不整又满身血污和伤痕的加州清光,他已经压抑不住喜悦的心情,扬起秀丽的下巴露出甜美的笑容,清脆的嗓音一字一句的敲打着加州清光的耳膜和心脏。


“好久不见,清光。”笑眯眯的年轻国王此刻无比满足“现在你特别好看。” 

 

10

“……安……定……?……不、国王?”加州清光颓然坐在地上,瞪大了双眼,自负灵光的脑袋几乎超负荷运转了。

“是我呢。”安定目光平静望着他。

“等等,所以说如果我不喊停陛下您还真的要剁了他的手吗!!”那位k公爵此刻抓耳挠腮实在是难以理解国王的行为。

“哦,手没有了又怎样?”安定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脚没有了更好,这样就再也跑不了了。”

“啊啊啊您真的是……”k公爵实在受不了这国王怪异的脾气夺门而逃。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了。

加州清光从刚才就在认真的体会安定的新身份,不、是真实身份。眼前这个人,音容笑貌和他前些天生死与共的那个人分毫不差。依旧稚嫩可爱,不过此刻的他居高临下似笑非笑的样子是在嘲笑那些拙劣的谎言还是自己男女不分的眼瞎心盲呢?或者是自己那些愚蠢的,令人发笑的表现,这的确是他人生里最糟糕的时刻。

“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话吗,演员?暗娼?或者称作骗子先生的加州清光。”安定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

“……不……您、您的演技更胜一筹……”加州清光打住了自己的目光,转而盯着略微凹凸不平的石板地面。

“什么嘛,”安定耸耸肩笑道“我可从没亲口承认过自己是小姑娘啊,只是你一直以为我是罢了。”

加州清光心中一沉,回想种种,安定的确、的确是没有开口说过自己是女人啊……!

“……是……我是认错了您的性别,而且还骗了您很多次,简直是罪大恶极……”加州清光只好认栽。

“清光不止只骗过吧我,不是还有骗农场那位大娘吗,毫不犹豫地说我是你的妻子呢~”

“啊啊啊啊不要说了!!”

“清光是喜欢我的吧?”安定蹲下去抚上加州清光的肩膀,“不然怎么会说我是你的妻子呢?”

“……所以说这又是什么逻辑啊!”

“堀川帮我分析的!”

堀川又是谁啊!

不过在这一问一答里气氛缓和了不少,似乎又回到了之前的相处模式。

“你都愿意为我剁手割舌头了,那清光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呢!”

“……因为……我以为你是公主啊!”

“那你现在知道我不是了啊,我们能再亲亲了吧!”安定兴奋的眼神跃跃欲试。

“不行……您放我走吧,不然杀了我也行……”

“为什么!!”安定起身往后退了两步。

“……您应该都知道了吧,我……本来……做那种工作的……我很脏…所以…请不要碰我了……”

“我知道,但是我不懂你为什么脏……”安定又带着些许哭腔的鼻音。

“那……如果你当时就算知道我不是什么公主,你也会离开我吗?”

“…………是的,无论您是谁我都会这样做的。”

空气的温度瞬间降到了冰点……

加州清光不敢抬头看他,没想到被猛然被拉起,他之前双腿跪得很麻,刚站直脚一软就往前倒下。

“啪——”

他缓过神发现自己压在了安定的身上,安定背后是审讯室的桌子,此刻被压得有些摇摇晃晃。还没等加州清光调整好姿势,又被安定猝不及防的亲了满脸,他手被手铐反扣在背后,无法挣扎只有眯着眼睛晃着头躲来躲去,不过很快头就被固定住了,之后又是近乎疯狂的掠夺着他的嘴唇,那股不知轻重的劲儿就像只发狂的小野兽。

不知道亲了多久,加州清光感觉都要断气了,喘着气的安定才把他放开,安定有些潮红的脸上挂着点点泪水,可嘴角却轻轻上扬——

“啊……清光鲜血的味道……”

一辆婴儿车


11

加州清光肩膀处湿了一片,他知道安定是个爱哭鬼, 正想转过头安慰不料头被一只手牢牢固定住,安定纤细有力的手指从加州清光的后颈滑到前方,指尖轻轻来回摩挲着他的喉结。

“清光,你是第一个骗了我还没掉脑袋的人呢……”安定的鼻音还很重,加州清光不用看就还知道他还在哭。

“……对不起,我……是个骗子、是个混蛋…也是…也是…是最卑贱的存在……根本就配不上你……”

“我不懂你说的什么卑贱……只知道清光比所有人都好,和清光在一起时的心情和别的时候都不一样,唯一让我最生气的是你不辞而别……”说着安定手指的力度稍重,指腹紧密的压迫着加州清光的喉头,“不过,清光是喜欢我的吧,嘿嘿,一定是的,你都愿意为了我割舌头了~我好高兴哦,清光,清光你是喜欢我的吧…”

听着身后的人颠三倒四的说着胡话,加州清光闷闷道:“可是喜欢……又能怎样呢?”

“结婚。”

“什、什么?”加州清光觉得自己是听错了。

“那就结婚啊!”安定终于把手从加州清光脖子上移开,搂住他来回蹭着他后背撒欢,“只要结婚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吧!”

“可、可是……”

“呜……难道,难道清光不想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我…………我想……”

“清光你真好……”

“……”

“呜……你这次不会再离开我了吧……”

“不会……”

“不过,下次你还敢骗我或者离开我的话,就不会是关进地牢这么简单了哦……”就算安定在他背上蹭得火热,加州清光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不提身份悬殊,可、可是我们都是男的啊……”

“那清光就做我的王后呀,堀川说这样就不会落下什么话柄了!”

所以说堀川究竟是谁?!!!

之后加州清光终于知道堀川是谁了,正是皇宫里的禁卫尉官,也是和泉守公主的贴身侍卫……而那位扬名在外的和泉守公主就是那日装腔作势的k公爵,这让加州清光是万万没想到,册封的公主居然是……一个男人?

要说这公主和侍卫几乎是形影不离,侍卫对那位美男公主的照顾简直无微不至,甚至是有些过头了,好吧,就算是公主生活能力低下,也不得不承认侍卫对他的关怀是有些过分狂热。而这位堀川,看起来个子偏低,平日总是笑眯眯的,待人温和,实际上关键时刻总能出一些让人大跌眼镜的奇招,总之是一位让人摸不清底细的人。

堀川现在背着手在黑德大厅踱步巡逻,国王陛下和新王后从神殿举行完婚礼仪式回来,正在后殿更衣室换礼服。由大厅中线排开两旁的是整齐排列着多利安式大理石石柱,今天整个宫殿和花园都布满了白玫瑰,就连石柱上也装饰上了纯洁娇美的白玫瑰,在石柱后面躲躲闪闪的和泉守公主在被堀川尉官抓了正着。

“公主殿下,您这样鬼鬼祟祟的可有失身份呀!”堀川低声对公主调侃道。

“别笑了,你就不担心吗!你看看啊,来了这么多人,这么多人啊……”和泉守公主神情紧张“你是知道的,国王他不善交际,而新王后又……总之这个事情稍微出点差错,恐怕国王会被老东西们抓住小辫子啊!”

“哈哈哈哈!可爱的公主殿下,国王陛下的小辫子现在只有王后殿下能抓了,那些老东西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专心养老。”

“什么?!你们什么时候……”

“属下认为这种事情不必一定要向公主汇报吧……”

和泉守公主看着堀川尉官笑得诡秘莫测就来气,一脚轻踢在堀川的小腿上。

“哎哟哎哟,公主您这样可要对属下负责啊!”堀川揉着小腿一点不生气,笑得比蜜还甜。

“来了!来了!国王王后来了!”人群里一阵骚动。

国王近卫阵队整齐踏步走进大厅,国王和王后并排入场,女官小心翼翼低着头地搀扶着新王后。

在场不少贵族是首次亲眼目睹这位年轻的国王真容,没想到手段果敢凌厉的国王竟然顶着一张可爱精致的娃娃脸,浓密的睫毛下是一双无辜的下垂眼再加上眼角的泪痣,十足的像只楚楚动人的小兔子,让人无法和这位国王颁布的严酷政法联系起来,可是就算如此这张脸在华贵的藏蓝色丝绒斗篷和繁复的纯金王冠衬托下,只要稍微露出神清气爽的神态,也丝毫不减半分威严。

而旁边的新王后,一袭华丽修身的暗红色藤花相交刺绣样式的宫廷礼裙,腰部那里似乎太过合身,腰肢曲线一览无遗,在国王身边更显亭亭玉立。不过王后似乎是之前举行仪式太过劳累,稍有倦意,可这让她本来艳丽的容颜更加增添几分别样的妩媚风情。红色的瞳孔,精致的妆容加上嘴角的美人痣,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

 

“我们这新王后是芬格瑞德那边哪位王族家的?”

“你才知道吗?是那边加贺家族的公爵小姐,这次的两国联姻可是件很重要的大事呢。”

两位身着华服的夫人此刻掩扇低语。

“竟然只是公爵小姐吗,我知道是那边的人,还以为好歹是小公主之类的吧。”

“这就不清楚了,不过谁叫我们国王中意呢,她的样子是够美艳动人的。”

“美倒是挺美,可你不觉得王后似乎有些……有些……怎么说,要不是这满头宝石的后冠和纯金耳环撑住气场,这位新王后本身长得可真不太庄重呀……”

“咳!两位夫人现在应该去就餐了!”堀川尉官突然打断她们的对话“这边请。”

待到那两位贵族夫人尴尬的散去后,和泉守公主忍不住对堀川嘟囔道:“你看吧,果然闲言碎语是止不住的!”

“这种程度的闲话,无论国王娶了谁都是一样的,你别瞎操心了。”堀川安抚道。

“哼,你看他现在的脸多臭屁啊,”和泉守公主不爽的看着正在春风得意处的国王,“不过,堀川……你说王后的妆是不是太浓了点啊?”

“……哈,属下认为这和妆容无关吧。”

堀川尉官那高深莫测的笑容又浮现了,和泉守公主皱着眉认真的思索了一会。

“天呐!我就说王后怎么看起来有些没精神……难道他们刚刚?”

“正是。”

“他们是兔子吗?!不行,他们太可怕了,堀川我想回去了。”

“哈哈,公主殿下至少吃了饭再回去吧,今天宫里恐怕是不能抽空给您开小灶了。”

 

大厅那头的国王和王后经过几波繁复的祝福礼仪后,终于得空携手去阳台偷得一份清净。

“清光你还累吗?”安定乖巧的拉着加州清光的双手“之前我没忍住……”

“先不说这个……为什么我要穿成这样啊!知道是女装也不是这么女性化的吧……”加州清光欲哭无泪。

“啊,可是想起我们以前的事情,清光不是很喜欢女装什么的吗。”安定无辜的眨眼,“而且清光现在这样真好看,感觉又要硬了呢……”

“嘘!现在不行啦……”加州清光一把捂住安定的嘴,他对安定实在是没撤,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白兔在性事上却生猛粗暴得如同野狼。

“清光……”安定随时摘下旁边装饰的白玫瑰。

“嗯?”

“看,这满宫的白玫瑰是我特地为清光准备的哦,很漂亮吧。”

“嗯……很美呢……我很喜欢……”

“那,清光知道白玫瑰的花语是什么吗?”

聪慧的加州清光立马就想到了,脸更红了。

 

白玫瑰花语:

你是圣洁的。

你是我的。

 

-End-

以下是婚后生活的番外 (女装安定x男装清光)

因为肉部分占了一半我就全部图片发送了ry

番外点我


以上,完结!第一次写这么长的文……安定和清光真是太可爱了!_(:з」∠)_



 


评论 ( 5 )
热度 ( 202 )

© 公開処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