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処刑

ケッ→ヒッ↑ヒッ↑フッ↓フッ↑
爱笑的男孩运气都不会太差
安清(♀)/清安♀
髭膝/一期三日
口味氢气,圈地自萌

【现paro|清安♀】0.3centimeter——一发完结

*架空设定,冲田君偶像设定

*冲田组二人是冲田君粉丝,安定是脑残粉,清光是理智粉

*各种ooc

*安定单人性转

*作者思维智障,文笔一言难尽……

*有车……



1

“被赶出来了呢,清光。”

“啊,是啊……”

D酒吧门口台阶上坐着一男一女,这里可不是什么浪漫约会的地方,酒吧里不时爆发出的尖叫喝彩声,一声高过一声,他们的表情就越发的黯淡起来。

“清光!不要再消沉了,我们也跟着唱好了!”

加州清光看着旁边的高马尾少女情绪高昂地跟着堂内的节奏晃着脑袋哼唱,他的脸颊却在细雪纷飞里发起烫来。

2

时间追溯到大半年前,加州清光在M记打工,遇到一个奇怪的同事,矮矮小小,总是压低帽檐,穿着大了不知道几号的员工服,最让人不解的总是围着一条白色围巾,明明室内有暖气却怎么都不肯取下来,加上内向不善言谈的性格,被店长安排到后台洗餐具,好在工作还算勤勤恳恳,保住了这份兼职。要不是那天加州清光无意捡到她的工作牌,恐怕和这位“怪人”也很难有交集吧。

“大和守安定?这是你的工作牌吧,刚刚掉在厨房了……”

这个休息间只有他们两个人。

然而她并没有抬起头。

那位少女现在把帽子取下来放在一旁,聚精会神的看着屏幕,大拇指机械地滑动着Twitter的页面,清光想这是第一次看到她没带帽子,之前只知道大和守是个少言冷淡的小个子女生,她在看什么呢,这么关注?加州清光探着头定睛一看,咦这不是自己也喜欢的当红组合——誠(JYO)里的人气偶像冲田总司的官方首页吗,不过这样的大帅哥是个普通小姑娘都会喜欢吧,不对啊冲田君更新时间不定的,她这样一直刷能刷出什么啊这样强迫症姿态怎么看都不是一个普通少女吧!

清光正在腹诽,那个少女却猛地抬起头,清光着实吓一跳——杏眼圆瞪、粉唇微嘟,白皙的皮肤脸红起来也很明显。

“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啊!”这位圆眼圆脸的可爱少女微微皱着眉,警惕的看向清光。

清光赶紧掏出捡到的工作牌说:“刚刚就到了不过你没注意到我……你是大和守安定吗?这是你的工作牌掉了哦……”他可不想被她当做变态。

少女看了眼他手里的工作牌,眼神一秒就松懈下来,露出了甜甜的微笑,笑得弯弯的眼睛下还有颗纤细的泪痣,这让清光联想到自己嘴角也有颗差不多的痣。

“那真是谢谢你了!你不说我都没注意到呢!”

脆生生的声音挠得清光的耳膜也很舒服。

“大和守安定!换班时间到啦,快点过来哟~”厨房那头传来店长的召唤。

“好的~!”大和守安定边说边戴上帽子回头笑着对加州清光说,“刚刚真的很谢谢你,我去忙啦!”

“哦好……”

加州清光话还没说完,大和守安定就一路小跑飞奔离开了。

清光望着空荡荡的门,心想:什么嘛,这不是还挺可爱的嘛……

在此之后,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又没有任何交集了,他在大厅微笑服务顾客上帝们,她却是在后台盥洗室埋头洗碗的。但是之前的印象足够让加州清光产生对大和守安定一些好奇心,后来据他几次观察,大和守安定闲暇时间都会聚精会神的拿着手机,对旁边的人不闻不问。想必是在看诚的消息吧,这可真是死忠粉丝,自己虽然也喜欢诚,但是也只是买买cd听听演唱会的程度,最多在网上画点同人图片声援一下,这样无时无刻不在关注偶像的大和守真是精力旺盛呀。

加深这种印象的是某日他参加诚的粉丝会,没想到意外又不意外的看到了大和守安定。不过她一改往日的形象,穿着应援服,扎起高马尾,神采飞扬地发着印着冲田君的明信片,在人群里就像小兔子一样窜来窜去。

看着那位活力四射美少女红扑扑的小脸,加上周围人潮涌动的热气,这驱使着加州清光头脑有点发昏地向着大和守迈去。

“哪个……你好,其实我就是论坛上那个kiyoyo,就是那个画过诚的同人图的。”加州清光对着大和守安定舌头有点打结,拿出了手机里存的未完成的稿件展示给她看。

“诶——?!”大和守安定一脸惊喜,“哇……!你就是那个kiyoyo君吗!你画得超厉害的!我要对kiyoyo君表白!”

“诶?!什么表白……??”

“表白kiyoyo太太你画技啊!你的画我太喜欢了!特别是冲田君怎么可以画得那么像又那么好看!超——有爱的!kiyoyo君你肯定也很喜欢冲田君吧!”

“是……是很喜欢啦……其实……我其实随便画画的,没想到你能喜欢真是太好了……”加州清光挺不好意思的,因为刚刚自己有点误会了什么。

“kiyoyo君能给我一个你的电话吗!我们平时可以一起分享一下关于冲田君的一切的!”

“诶!好……好……”

 

于是这样就顺利的交换了电话和邮箱,没想到大和守真的是信守承诺。或者是完全超纲了,她每天都疯狂轰炸他的邮箱,发各种各样的冲田君的资讯,天知道她在哪找到的这么多花边新闻!加州清光最开始是每条都回,后来实在是无力了,便挑着回复。然后那边又兴致勃勃的发来一堆,让他也是应接不暇……

然而很奇特的是,在M记打工相遇时,对清光的态度又是熟视无睹那种,和之前没什么区别。这让加州清光百思不得其解,他决定挑个时机当面问一问。

 

加州清光掐着点坐在休息室,看到大和守安定进来,坐在不远处的凳子上掏出手机,很好这里现在没有别人。

加州清光确认了一下周围,按下播放键,扬声器传出了诚的最新单曲。

果不其然,大和守安定立马抬起头来,满眼欣喜的看着加州清光笑道:“这首歌超棒的吧!这是诚最新的单曲诶!没想到你也喜欢他们!”

“你忘了吗?!……我一直都喜欢的啊!”

“咦?!我不知道啊!”

“……那你还记得我吗?”

“知道啊,加……加……加州清光!嗯!”

加州清光眼睁睁地看着大和守安定偷瞄了一眼他胸前的工作牌,实在是哭笑不得。这下解开了他段时间的疑惑,原来这位根本就没把加州清光和“kiyoyo”对上号。

他叹了口气,回想自己那天穿的黑衣黑裤长风衣加上扎眼的红围巾和带跟长靴好不精(骚)神(包),是和自己现在这身印着m记logo番茄蛋配色的工作服形象差很远,但是也不至于完全没印象吧!难道自己的脸这么没有辨识度吗,帅气的衣服才是本体吗……

“我是加州清光没错啦,但是,我也是kiyoyo啊!”加州清光抬手就把手机里举到她面前,屏幕上页面正是密密麻麻的来自“yasusu”的收件箱列表。

“啊……诶!还真是啊!”

大和守安定一脸发现新大陆的表情看着清光,清光被盯得有点尴尬。

然后大和守露出招牌式的微笑,清光内心感叹这个表情要是她能对大家都做得出来,那么她一定会比自己在大厅更受欢迎吧。

“kiyoyo君!那之前真是不好意思了,嘿嘿~我好开心啊!没想到到原来我们每天都见面呢,嘿嘿~”

什么原来这家伙还能注意到同事吗?

“没……没事,没认出来也没什么,反正我也……”

“kiyoyo君!“

”诶!…在!“

”kiyoyo君~!不如我们今天下班后一起去诚之屋去抽扭蛋吧!”

“恩……好……”

“kiyoyo君然后我们再去……!”

等等!

“那个大和守,你能不能……别叫我kiyoyo呢……?”

加州清光有点脸红了,在不是网络上和粉丝群里听到这样的网名真是太羞耻了啊!

“好吧,那就清光吧!清光等会我在大门哪里等你哦!我先去忙啦~”

大和守安定歪着头挥挥手就出去了,这位步伐轻盈的少女看起来心情极佳。

然而加州清光脸更红了。

“什么……直接叫清光了吗?”

 

挨到了下班时间,加州清光迫不及待的换好衣服,在大厅看到大和守安定,他差点喷了。不合身的白T,下面穿着松松垮垮的运动长裤,挎着一个挂满诚和冲田君头像吧唧的布包。

这可真是……毫不修饰啊,比起穿着印着黑红相间格子小马甲臭美的自己。

来到诚之屋之后,加州清光目瞪口呆地看着大和守安定大手一挥居然一口气抽了20发扭蛋,虽然全部坠机,没有一个是她想要的那个冲田君限定Q版。

然后是大和守安定眼巴巴的看着加州清光一发入魂抽出那只让大和守安定魂牵梦萦的限定扭蛋。

“那、那这个你拿去吧……我其实之前有抽这个扭蛋了。”加州清光飞快的撒了个谎。

于是他看到大和守安定清纯的脸上乐开花的样子,精致灵巧的眉眼嘴角真是太可爱了,纯真又带点狡黠的弧度,亮晶晶的眼睛,好像某种毛茸茸的小动物,加上蓬蓬松松的头发,大概是是博美犬吧……加州清光发现自己很喜欢看她笑。

“哇,真的吗!清光你真的好好哦!你就是我的小天使,当然冲田君是大天使~嘿嘿嘿!”边说边一把抱住了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对这个拥抱是猝不及防的。

至于那个软软又不失弹性而且相当有存在感的触感,加州清光亦是很难忘,以至于那天他回家的路上步伐都有点怪异。

之后他们就这样飞快地成为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加州清光落实了大和守安定实在是一个狂热得不能再狂热的粉丝这个事实,以及每一天都在刷新他对她的认知。安定也很乐意抱住清光这个会画画的大触加上可以吸欧气的大腿愉快地沉迷冲田君……

3

时间回到一个小时前,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在会场等着冲田君这次个人的小型见面会开场,大和守安定可是注册了好几十个账号才好不容易被抽到这个名额,当然加州清光是随便提交了信息就抽到的……

此刻大和守安定正在观众席捣鼓她熬夜做的冲田君应援扇子,没顺着照片边缘剪齐,贴的角度也过高,看起来人脸有些变形,胶水边缘都露在边角,她正在费力的往上粘着红色剪纸爱心,总是对不准也不满意,急出一身汗,汗津浸湿她的胸前勾勒出美好的胸型,加州清光此刻正在一下两下地偷瞄。

“清光,清光,你看看这样怎么样啊?还是这样好看点?”

“啊!……额咳咳……应该这样更好看吧?”加州清光心虚地小心接过扇子,把人像角度调整了一下,然后精准又熟稔地的贴好爱心。

“诶,还真的耶,这样看起来冲田君更帅气了~清光你真厉害啊!”

看着大和守安定举起扇子得意的挥舞起来,轻快地打着最新单曲的节拍。加州清光眯起眼睛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

不一会前来的粉丝越来越多,会场渐渐也要坐满了,突然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不过是靠着一张小白脸上位罢了,还搞这些排场,这真够不知羞耻的!”

“你们猜猜冲田总司是卖给哪个老女人或者——是哪个老男人呢哈哈哈哈!”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聒噪又刺耳的音调,几个穿的吊儿郎当染着鲜艳头发的青年,面目扭曲的哄笑起来。

人们都鄙夷地看着那个方向却全场默然,没有一个人敢出来说句话。

糟了!加州清光突然想起什么。

等加州清光反应过来时,旁边的位置空空如也。

那个笨蛋!!!

“你们几个给我人头落地去死吧!!”大和守安定个头很小,一米六不到,可气势汹汹,冲到那堆人跟前,凌厉地用手肘猛击一个黄毛的肚子,黄毛咧着嘴“嗷”的一声捂着肚子蹲下。旁边的红毛弓着腰向她扑去,霎时她往后一闪然后高踢脚踹中红毛的下巴!

大和守安定招招力道十足,用劲恰到好处,加州清光也看的一愣一愣。这时一个白毛在大和守安定身后悄悄接近,加州清光不禁大叫道:“安定!后面!!”

然而大和守安定现在被黄毛红毛围住了无法回头,白毛试探了几次准备从大和守安定身后抱住她的腰,眼看就要得手之际,却被从人群里冲出来的加州清光扑倒在地。大和守安定抽出身后看到在地毯上扭打的加州清光和白毛,正要抬脚对着白毛“补几刀”。

“那边的几个小鬼!这里是你们胡闹的地方吗,要打出去打!”浑厚的大叔的声通过扩音器响彻会场。一群安保人员涌上来很快就把他们架起来全部赶出了现场……

4

大和守安定还在倔强地跟着里面传出似有似无的旋律哼唱,全然不顾路人好奇的表情。加州清光不死心地回头看了一眼酒吧门口的保安,个个高大肃穆一排站开,他不自然地又把视线转回到大和守安定身上。

她裹着一件肥大的白色羽绒服,应该身体是不会冷的,不过脸颊冻得通红,小巧的鼻尖也红红的,比起博美犬现在看起来又像一只圆圆糯糯的小兔子,加州清光不禁心疼起来,觉得这寒风会刮疼她的脸。他摘掉手套,秀长的手指轻抚着大和守安定的头顶。

“嗯?清光怎么了?”

“啊……额,你头上堆了好多雪。”加州清光笑着把她头顶的积雪轻轻拍下来。

“我看清光头顶上的雪才可以堆雪人了!哈哈哈!”大和守安定大笑着拍了加州清光的头几下。

“好了好了!够了!喂!>m<”

“清光”

“嗯?”

“刚刚要不是那几个大叔半路杀出来,我是绝对绝对可以把那几个混球打趴在地上摩擦的!!”

“……是……是,谁叫你是继承了大和社纯正剑道精神的大和守安定呢?”加州清光安抚道“今天看来是见不到冲田君了,晚上室外越来越冷了,不如我们早点都回家吧……”

“清光,可是我……”大和守安定面露难色。

“吱呀——”酒吧大门打开,一个面容平平气质温和的中年男子的看着他们笑道:“想必两位是之前在会场为总司出头的年轻人吧,总司刚忙过了他表示非常想见见二位呢。”

 “啊??”“……诶——!”

加州清光反应极快地从自己挎包里掏出小方镜确认一下自己精心打照形象,嘛除了发型乱点都还好还好。

大和守安定却木然的楞在原地。

——这幸福太突然了吧!

 

就这么被经纪人领到了后台,他们居然以这样的方式近距离接触到自己的偶像。冲田总司表示了感谢,加州清光虽然脸有点红比起平时也略显结巴但是还是能顺畅地和冲田总司交流,谈音乐谈梦想。大和守安定就没有像他那么自如的待在冲田总司的身边了,她一直耸着肩膀缩着身子,除了偶尔偷摸趁冲田总司移开视线赶快瞄上两眼,几乎都是低着头自顾脸红,冲田总司偶尔问她两句,她也是从牙缝里挤一句弱弱的”是…………”,然后头埋得更深了。加州清光看不下去了,不停地给对方使眼色,但是大和守安定一直不愿意直面冲田君,加州清光无奈最后掏cd顺利签名,没想到冲田总司还大大方方的和他们交换邮箱。

大和守安定状况外的样子持续到他们坐着电车返程。

加州清光递过去一份签好名的cd道:“刚刚冲田君亲手签的哦,还好我多带了。”
“啊……我真是没用……清光,我刚刚是不是很逊……”

“是,但我完全理解的。你拿好哦……不然弄丢了又要哭鼻子了。”

“谢谢清光……”

看着大和守安定如获至宝地紧紧抱着那盘cd,加州清光胸口隐隐地泛起自己都未曾察觉出来的酸痛,他之前并不想思考这股没来由的感受,但是此刻他不知道为何躁动起来,他想搞明白。

“不如我们这周末去p公园堆雪人吧”加州清光鼓起勇气试探性问道。

“不想去,好冷哦。”意料之中。

“……那附近新开了一家诚之屋哦,据说有不少新到的周边……”

“那明天就去吧。”

“…………好,下班一起去吧……”

“清光今天我好累啊……”

“累了现在就睡一会吧,我一直都在……”

“嗯……”

“………”

5

买了一堆周边,又在拉面店饱餐一顿。加州清光正拎着一大堆东西跟在大和守安定身后,P公园的人行道上的雪被行人踩得有点实,加州清光担心大和守安定走这么快被滑倒,不过现实是被大和守安定手上东西也不少,但是和步履维艰的加州清光比起来就是健步如飞。

“清光!清光!我们就在这个空地玩吧!”

“好,等我放好这些东西……”加州清光还没给东西分完类就被大和守安定拉倒雪地里,“清光!我们来比堆雪人吧!就堆冲田君吧!谁像谁就赢了!”

大和守安定是一个说干就干的人,加州清光看着她笑了笑自己也蹲下身,两三下便拍出一个雪人轮廓……

“清光,我堆好啦!你快来看看!”大和守安定雀跃地拉着加州清光,当加州清光包含笑意的脸看到雪人的一刻,表情瞬间凝固了:这只雪人它造型扭曲,无法直接判断它到底是什么姿态伫立,表情诡异,似笑非笑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什么邪神崇拜,这个雪人严格可以说毫无美学逻辑而且看久了还觉得背后一寒……

“清光~你觉得怎么样啊~你说我要是照下来发给冲田君呢…………啊啊啊要不还是你发好了……清光?清光?”

“诶!在 !额,这个还……还蛮可爱的……啊哈哈,你先别急,等会我们一起照了再发好了……哈哈……”

加州清光内心一直在飞速思考怎么能转移刚刚大和守安定提出的建议,这时又听到大和守安定的惊呼“清光!这是你堆的吗?圆圆的脸好可爱啊而且眼神看起来很像冲田君啊!诶?!这个小的……是我吗?是我吗?清光!”

“啊……我……我还没堆好呢……”加州清光没从那一顿夸奖中回过神。

“清光真的好厉害,感觉我怎么认真搞都没有你搞得好看……”

“没有,你那个也很可爱啦……我堆得多慢啊……”

“可是清光你还堆了我啊!我也去堆一个清光好了~!”

加州清光回头看着大和守安定那张稚嫩的小脸,眉头紧皱相当严肃,手的动作每一下都小心慎重,态度可以说是端正得不能再端正了,然而令人哭笑不得是她扑在每一处的雪量和形状都那么不合适。

虽然大和守安定一本正经地制造着另一个缩小版“邪神”,但加州清光看着她关注堆砌着“加州清光”,胸口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了。

好想拥抱她。

亲吻她。

“清光!愣着干嘛呀~过来啊!”
“啊,我来了……!”

之后他们互相拍了各自堆好的雪人的照片,加州清光斟酌了一下语句,做到得体又妥帖不会招人讨厌,然后把整理后的照片发送到冲田总司的邮件。

6

加州清光刚洗完澡,正在敷着面膜,慵懒地躺着看着大河剧,边拍脸边想道:今天外面可真干燥,不好好补补水皮肤要起壳就糟了……

“叮铃——”

手机屏幕亮了,有新的邮件,加州清光看到是标注着“那个人”发来的,他有点激动的点进去看到:

 

“非常感谢!现在才回复真是失礼,之前一直都在忙。看到你们的照片一身疲倦都散去,能有你们两位这么可爱的小朋友厚爱的我真是太荣幸了!你们堆的雪人很可爱我也非常喜欢哦!我会好好保存你们的心意,祝你们天天都能顺利开心!^_^”

                                                                                                          总司”

 

加州清光视线一点一点变模糊,眼角不禁湿润,这个人也太温柔了吧,自己的眼光真好,真的没有看错人。

加州清光立刻就转发给了大和守安定,等他情绪稍微平复下来喝了一杯牛奶后,才意识到一个问题:等等,那个家伙为什么过了这么久都没有一点反应?加州清光拿起手机核对了一下,确实是没有新的讯息通知。

加州清光疑惑地拨通了大和守安定的电话,听到信号通畅的“嘟……嘟……”松了一口气,随即又疑惑起来,嘟半天了怎么她还没接?正在加州清光心里七上八下的时候,听筒里最后一声嘟结束后,传来弱弱又软软的鼻音解救了他。
“嗯……?是清光吗……唔……”
“安定!你没事吧,怎么听起来你不太好?”
“还好啦……现在比刚刚好些了……咳咳……我回家就觉得头晕得不行直接睡了一觉。”
“你……不是感冒了吧?你摸摸你额头烫不烫呢?”
“唔……我摸不出来……”
“……你家人呢?”
“他们回老家了啊……没给清光说吗……”
“那你现在一个人能行吗?”
“不知道……完全没有力气呢……就是好饿啊……”
“不然……你把你家地址告诉我吧……我买点吃的来看你……你看怎么样呢?”
“好啊!好啊!快来,清光你最好了~”一听到吃大和守安定似乎回血不少。

半小时后加州清光已经到了大和守安定加门口,在一栋高级公寓里……他心虚看着门上的按键灯发亮的密码防盗门,只是知道大和守安定父亲是开剑馆的,没想到她家境确实不赖……他犹犹豫豫的按下了密码——冲田君的生日。她家人还真是惯着她啊。“啪—”防盗门开了,室内的装修风格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是甩他家水平还是好几条街了……他在想为什么这样吃穿不愁的大和守安定还去打工呢?直到他打开了大和守的卧室门……
房间墙壁贴满了冲田总司的海报,书架上地上的箱子里全是堆满了的cd,书籍还有一些形状千奇百怪的“冲田君”周边娃娃。加州清光不禁汗颜地看着躺在床上,在“冲田君”娃娃们中间,呈花团锦簇状态围绕着的熟睡的大和守安定。
他鬼使神差地掏出手机,拍下了熟睡的大和守安定,有些慌乱地的关了相机。然后提着菜走进厨房……
加州清光正在厨房煮粥,熬得绵软的白米,熟透的鸡蛋加上放进些许梅子,还没完成就已经飘香四溢。他也怡然自得地捣着米,突然后背感觉到一股有弹性的压力袭来,吓得加州清光差点掀锅。
“清光!啊~这是什么啊,好香啊~”
大和守安定此刻抱着加州清光的后背一脸口水,他皱着眉地小声央求道:“安定!……安定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不要,闻到米饭的清香我好不容易爬起来扶着墙来到这里,实在是花光所有的力气了,清光你就让我靠一靠嘛……”加州清光后背感觉到的形状让他心猿意马,他咽了咽口水,转身扶着大和守安定坐在餐桌前。好一阵他的行为都不太自然………
之后就是大和守安定放下饭碗,一本满足地对着加州清光笑道:“清光!你做饭真好吃呀,我要是男人都想娶你了!”

“噗……”
这个家伙又在胡说八道了……
“对了,安定你看了吗,我给你发的邮件,冲田君回复的。”
“什么?!啊……!我手机放在卧室里了……”说着大和守安定就一把摸在加州清光的屁股上。
“诶?!诶……?!!”
然后大和守安定慢悠悠从加州清光裤子后面兜里掏出他的……手机。
“清光你干嘛反应这么大啦……干脆直接看冲田君回复的原始邮件好了,等会这个拷到我手机上……”
“诶等等……我翻邮件给你看好了,你把手机先给我……”
“嗯?清光你干嘛这么紧张?”大和守安定一脸不解地操作着手机“诶?你这个背景居然是我堆得雪人清光诶!说明我堆得还不赖吧!哈哈!”
“是……”
加州清光郁闷为什么大和守安定一顿饭以后又这么活蹦乱跳了……照这样下去……他的秘密会被发现的……!
“哎呀又点错了~这个手机不太会弄啊……”
加州清光如坐针毡,“我都说了快把手机给……”
“嗯?这是什么?…………清光你什么时候照的?”
啊啊,果然完蛋了……
大和守安定严肃地指着屏幕上,正是刚刚加州清光照的她睡颜……
加州清光有点呼吸急促……一脸惨白地辩解:“这个……呃……因为……我这个……那个…………”
“清光,不得不说你……”
“嗯…………?”


“太厉害了!你看看我在小冲田君的包围下的这个状态,简直完美!太感谢你把他们照下来呢!你要不拍出来我都不知道原来我的玩偶摆得这么到位~记得这张等会也传给我哦~”
“………………………………………………”
之后大和守安定如愿以偿的传送了她心心念念的邮件和照片后跑去洗澡了,加州清光心力交瘁地洗碗收拾打算回家。
他在浴室门,听到里面“哗哗”的水声,心里不住地提醒自己不要往奇怪的方向想,清了清嗓子喊到“安定!安定我回家了哦!”
只有水声无言的回应着他。
“安定?大和守?大和守安定??!!”
还是没有任何回应,加州清光想起饭前大和守安定虚弱的睡颜不禁心里打鼓:她不会晕倒在里面了吧,虽然她吃过饭后又像个小怪物一样生龙活虎但是毕竟是个生病的女孩子啊……浴室空气不流通,会缺氧的!
加州清光猛地拉开浴室的推门——
“安定你还好吧!!”
他的确是始料未及大和守安定的肉体就这么鲜活的形式呈现在他眼前。


上车点我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03 )

© 公開処刑 | Powered by LOFTER